“就这样吧。”季青雉对夏冬矢说,“我总该跨出这一步。”

想要个孩子,不是一直以来也是他的心愿吗?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还能回去吗?

又或者说,他还敢吗?

他一个Alpha,以前是承蒙着楚故的爱才敢为所欲为,而现在,他哪里还有这个资本呢?

他已经……比谁都可怜了。

手术开始前一天,季青雉给楚故拨去了一个电话,尽管他对这个男人快失望透顶,可是这种时刻他总还是希望有所庇佑,那天两人闹得不太愉快,楚故中间来过几个电话,他赌气没有接,后来楚故便没有再打来了。

可能也是生气觉得烦了吧。

楚故的脾气别人不清楚,但季青雉是明白的很。

他犯了错会主动道歉,但前提是你得给个台阶下,不然他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唱“独角戏。”最后只会闹的两个人都难堪。

这一点,季青雉深有体会。

刚开始创业那几年两个人压力都很大,季青雉大学学得专业和娱乐圈完全不挂钩,和楚故在一起后他才决定跟着楚故一起闯荡娱乐圈,也可以说,他的生活轨迹是在和楚故在一起后才改变了原有的方向。

刚出茅庐的季青雉不懂社会的阴险,他只会一味的给季青雉找资源,拉人脉,在酒桌上喝到进医院都是常事,不过最严重的一回还是那投资老板看上了季青雉,老板有贼心,对季青雉说有个新戏差个男二号,可以让楚故试一试,但季青雉不知道这老板的·心思,自当自己找到了门路,那天便去了。

餐桌上老板递来一杯有料的酒,季青雉没有防备的喝下去了。他喝酒容易上脸,杯子空后半边脸都红了,在豺狼虎豹的老板眼里是勾人的很,老板也是个Alpha,平时会骗一些Omega,也玩beta,但季青雉第一次让他燃起来对同属性的兴趣。

接这个饭局前,季青雉刚和楚故吵了一架,大概是工作不太顺利,楚故闹了点小脾气,季青雉知道他很难,体谅他忍受着楚故,但楚故见季青雉没什么反应不知道怎么心里有些憋屈,该说的不该说的难听话都被一箩筐的倒了出来。

什么“你是不是想离开我了?跟着我这么累你肯定受不了。”

又或者“我都快坚持不下去了。”

最过分的还是,你最近老出去,是不是有人了?”

这种惹人气愤的话毫无疑问的像是一把利刃一样刺到季青雉的心间,当下他就打了楚故一巴掌。

“楚故,做人要讲良心,你再怎么误会我,也不该觉得我有别人。”

“如果你这样觉得,那你每天回来身上也沾过Omega的香水味,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觉得你背着我也和别人有一腿。”

“我为什么老出去你不明白吗?我也快受够了,我每天连饭都吃不上,全靠饭局上那凉透的酒,那么难喝,可我为了你,都喝出来胃病了,楚故,我求你了,你心疼心疼我行吗?”

“你能不能不要让我这么累?”

一巴掌加上一段季青雉快要崩溃的话一瞬间打醒了楚故,他半哑着嗓子,哽了一下,随后猛地抱住了季青雉道歉。

但季青雉没有给他台阶下,他挣脱开楚故的怀抱说,“该怎么你自己好好想吧。”说完,他从沙发上拿过自己手机便出了门。

尽管是这样说的,但季青雉还是在门口等了一小会,他期待楚故会出来追他的,可是没想到,那人还就真的没有出来。

这时,那老板又来了消息,问他怎么还没到,季青雉回了一句马上到然后看了看身后的门,叹了一口气便上了计程车。

直到视线恍然开始变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