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泽市辛环杯双人街舞大赛正式拉开帷幕,虽然是4月开始正式比赛但是要在3月之前把个人赛的成绩公布出来,然后按照随机的原则进行组队比赛。

在个人赛上苏景康还遇见了一个熟人,黄凯扬走到苏景康面前占据身高优势的他似乎气场比苏景康强得多:“苏景康,好久不见啊。”

苏景康正和旁边同样参加比赛的参赛选手聊天看到黄凯扬的一瞬笑脸逐渐消失:“是你,黄凯扬。”

黄凯扬旁边还站着一个他的搭档看着名牌上面是曹晨宇看起来唯唯诺诺倒不像是黄凯扬那样趾高气扬,不过黄凯扬趾高气昂多少都是有黄毅在给他撑腰的缘故。

“没想到你也来参赛了?是哪个老师指导的你啊?搭档呢?不会是你一个人来比赛的吧。”

苏景康笑了一下,贺柏霜慢慢的走到他旁边把胳膊搭在苏景康的肩上:“他的搭档是我。”

黄凯扬是不怕苏景康的一个无名小辈罢了,但是贺柏霜他还是需要忌惮一下,先不说身世就光街舞上的本事他黄凯扬就比不过,连续学习八年又是街舞协会白来之的外甥,黄凯扬倒是没必要和他搞得不愉快,只是不敢相信原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的贺柏霜和苏景康会凑在一起。

“我们比赛见。”

“好,希望你能拿出自己的原创作品。”黄凯扬背着苏景康握了握拳头直径离开了人群中。

黄凯扬走后贺柏霜就弹了一下苏景康的脑袋:“才走一会功夫你就开始闹事了?”

苏景康佯装自己被欺负拽着贺柏霜的衣袖装可怜:“冤枉啊,柏哥,是他先动得手。”一副委屈样子要不是贺柏霜认识他这么久了他都信了,好一副宠妃受了委屈找皇上做主的模样。

“那就在赛场上压得他抬不起头。”贺柏霜揉了揉他的头发。

苏景康给他比了个手势:“得令!”随后看着贺柏霜刚换好的他们的队服,贺柏霜给他的衣服是一件黑色的皮夹克宽松版,除了一些传统的嘻哈图案以外背后还有一双翅膀,翅膀上的羽毛活灵活现就好像真的一样,在聚光灯下还闪着光。

贺柏霜的衣服是一件防弹衣身后似乎画了一棵树,只不过这棵树比通常的大叔更下繁茂郁郁葱葱,每一根枝丫都向上茬出但又不觉得混乱。

“这是什么树?”苏景康摸着同样丝线绣上的大树的叶子问道。

“梧桐。”

苏景康半天也想不出是什么含义,只能吐出好看两个字。意义苏景康不用知道,贺柏霜知道就好。

“为什么我身后是翅膀啊,有什么说法么?”

贺柏霜给他理了理翘起来的领子说道:“不是翅膀,是凤凰。”

原来两扇翅膀之间有一个类似于数字七的突然是凤凰的头和身体。

凤栖梧桐,这也象征着贺柏霜对苏景康在街舞道路上的期望,做一只凤凰,将来有一天他一定能成为一只凤凰,而自己永远可以追随着他在他难过,疲惫的时候让他能有个地方歇脚,能有个地方停泊靠岸。

“那你这个呢?”

贺柏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移到另一件事上:“双人赛我站你的右手位。”

“啊,哦,好的。”

能有什么含义,不过是想做你的防弹衣,做供你栖息的梧桐树,做你舞台上站在你右手边的第一人罢了。

苏景康一组的单人赛最终以他的一个空翻终止,苏景康一人击败九人成为了小组第一,刚刚还在和他聊天的男孩还过来祝贺他,男孩因为败给了贺柏霜而痛失参加比赛的资格。

“你可以再等等,你的搭档如果入围你不是也可以参赛么?”苏景康拉住了男孩的手,结果男孩从旁边拉过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