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打的不疼,但是却十分突然。

于驰震惊的瞪着眼问他:“你打我干什么?”

“你傻呀,我说‘老子’你就写‘老子’?”

“那不然呢?”

“都给你说了,这些都是赏我们饭吃的祖宗,你给我放客气一点。”

“那该怎么写?”

“亲亲你误会了,我是中国人哦。”李瑜恶心巴拉的捏着嗓子说道。

于驰不适的缩了缩肩膀,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

其他的评论也都是不友好的,几乎点播过李瑜视频的人,都觉得他在敷衍人,拍这么清水的视频欺骗他们的感情。

李瑜心累的听完了所有的评论,对他来说,这些评论就是网友给他的反馈,他要想好好做下去,就一定要知道网友到底喜欢看什么。

“这是个正经网站吗?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呢?”李瑜愁眉不展的划拉着于驰手机上的网页,深切的怀疑道。

“这个网站很正经的,虽然服务器在国外,但是网站的审批程序和运营方针都是合理合法的。”于驰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样,慌忙的解释着。

李瑜皱着眉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是……这个网站的老用户。”

“这个网站叫什么?我之前怎么没接触过?”

“它叫‘鲤鱼’,是全球共享型的视频网站。”

李瑜轻轻皱了皱眉头:“怎么跟我的外号一样?”

于驰哈哈的讪笑着:“真的耶,好巧。”

李瑜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鲤鱼是个代表吉利的吉祥物,用鲤鱼做名字做广告语的地方真的非常多。

他又指着鲤鱼网站上的那一句醒目的德语宣传语问于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于驰:“全球最猛的视频网站.”

李瑜:“只看这宣传语这个网站就正经不了。”

两人就鲤鱼这个网站到底正不正经,争论了一个上午。

于驰的观点是,鲤鱼网站百分百是个正经网站。它包含了海量的视频,李瑜不能因为热门点播上那些激情四射的视频内容,就给鲤鱼网站下定义。

李瑜的观点却始终如一,坚持认为鲤鱼网站就是一个色情的外国网站。登陆鲤鱼网站的网友,就是奔着露骨的视频去的。

两人争执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

今天他们又没有吃早饭,到了中午时,两个人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鲤鱼每日惯常一问:“中午吃什么?”

于驰看着家里有限的食材:“我们有的选吗?”

李瑜有气无力的说:“没有。”

两人又熬了一锅粥,就着炒过的酸菜吃了一顿。李瑜现在就觉得嘴里淡的很,太久没沾荤腥,他感觉自己现在能吃下一整盘子的红烧肉。

“于驰,我们去买肉吧,我快馋死了。”吃过午饭后,李瑜看了一个多小时的吃播,越看越馋,看到最后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吃肉。

于驰宠溺的笑着,问他:“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李瑜:“可我昨晚那个视频跟网站分成后,只挣了二十几块钱,能买什么肉呢?”

于驰:“你在家等着,我去买。”

李瑜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你一个人去?”

“恩,我骑车去,一个人来回只要两块钱的车费就够了。”于驰看李瑜太想吃肉了,就算一会钱真的不够,他也要买肉回来给李瑜吃。

如果李瑜跟他一起去,难免会发现他的秘密。因此他坚决不能让李瑜跟他一起去。

李瑜惊恐的看了一眼窗外,外面日头很毒,火辣辣的太阳照的马路都有一股烧焦的糊味。光是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