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22视频网站

涌了出来。

    那些叫他老板的人,大部分使用的都是英语。小部分的人,什么语言都在用,泰文、韩文、日文、西班牙语、俄罗斯语……

    如果李瑜这会醒着,一定会被震撼到。他也一定会知道,每天让他欺负个没完的人,究竟有多厉害。

    于驰给‘大才、大福、大壮’三位得力的助手发了消息,告诉他们网站各种漏洞的解决方案。这三位的中文名都是于驰起的。他当时给他们解释名字含义的时候,那三人都觉得自己的名字意义非凡。

    他这一忙就忙到了后半夜,财务那边给他发了上个月的各项收益数据。抛去网站的运营费和员工的工资,净收益三百多万。

    于驰淡定的看着那串数字,把钱全放在了自己外汇银行的私人账户上,一分都没有往手机里提。

    这一忙就忘了时间,忙了五个小时,忙到了凌晨三点。于驰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才关掉了手机。

    李瑜的手一直放在于驰的头上,不过到了这会,他的手已经松开了。

    于驰困乏的看着他熟睡的面容,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又摸出手机,偷拍了一张李瑜的睡颜。

    他又在大半夜发朋友圈了,配的文案是:“有些人看着天不怕地不怕,其实胆小怕黑,非要抓着别人才敢睡觉。”

    他没写抓哪,如果别人知道李瑜抓的是他的头发,就显得不那么暧昧了。

    于驰又一次放下了手机,想着明天会有几个人给他的动态点赞。他们一定也能感受得到,他此刻内心的幸福。

    他侧躺着,伸出食指细细的描绘着李瑜的五官。指尖在李瑜的嘴唇上流连忘返,一个没忍住,指头碰到了李瑜的唇峰,那温软、润泽的触感,差点让他发疯。

    他极力压抑着席卷全身的情潮,收回了手。强迫自己闭眼躺平,再不敢乱动乱看。

    于驰煎熬了几十分钟,才艰难的进入了梦乡。等他入睡时,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了。

    睡得太晚了,第二天难免起不来。

    李瑜一觉睡到大天亮,兴奋的抓起手机,看了看自己昨晚挣的七十块钱。整个人都有劲了。

    他想吃烤鸭也想吃炸鸡,还想吃小龙虾。

    想吃的东西多了,不过钱不够,只能选一样。

    李瑜无情的把于驰摇醒了,问他:“你想吃什么?”

    于驰迷迷糊糊的随口说道:“随便买点什么菜就行。”

    “谁要吃菜呀,你是属蜗牛的吗?”

    于驰困的睁不开眼,敷衍道:“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我好困,还想睡会。”

    李瑜看他确实困的不行:“你昨晚是不是熬夜玩手机了?”

    “恩……”,于驰恩了一声,头往里一偏,又睡了过去。

    李瑜无奈,只能自己一个人赶车去了申城,当初他们来这个小村庄的时候,是一路走过来的,足足走了一个小时。这会坐车去城里,十来分钟就到了,看着也不是很远。

    李瑜在街上转了很久,他发现人要是没钱,买东西就变得墨迹了。因为总怕钱花完了就没有了,会不舍得花钱。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农村的老人特别愿意省钱,不愿意花钱。

    他们是真的不舍得花,钱放在那,能带给他们安全感。花钱只会让他们感到恐慌。

    在家的时候,李瑜只想着买肉吃。这一逛才发现,他们很多东西都需要买。

    其中最让李瑜心动的就是‘杀虫剂。’

    有了杀虫剂飞蛾、蜘蛛和蚊子就都能镇压住了。

    李瑜在杀虫剂和炸鸡之间犹豫了十几分钟,最终恐惧战胜了食欲,他走向了卖杀虫剂的摊位。

    接着他又发现了另一个他们急需要的东西——电风扇。

    天气预报已经报出来了,接下来几天气温还得上升,没有空调就算了,如果连电风扇都没有,那日子该怎么过?

    不过这次他没有犹豫多长时间,因为他的钱压根就不够买电风扇的。

    几番衡量过后,李瑜买了两把‘蒲扇’。这种手摇的扇子对他来说也是很新奇的,所有年代剧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集市上很少有他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出来逛街买东西,因此李瑜在人堆里就显得特别扎眼。

    他身形高挑,外貌出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质。

    身上洋溢着的清爽气息,跟杂乱的市场格格不入。行人从他身边经过时,会不自觉的跟他隔开一些,不想跟他形成鲜明的对比。

    李瑜逛的还挺自在的,以前他没操心过给家里置办东西的事,现在那个家里缺啥少啥他都得上心了。

    市场上什么东西都有,特别是防蚊子、苍蝇的门帘、床帐和纱罩,他都觉得应该买,还有雨伞雨鞋,这些东西也应该买。

    李瑜的肉离他越来越远,他因为恐惧飞蛾、蚊子、苍蝇,还真买了各式的帘子回去。唯一犒劳自己的,就是买了两包他馋的流口水的螺蛳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