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睡觉,又主动将自己的头发送进了他手里。还把头往他那边偏着,方便他抓握。

等李瑜睡沉了,于驰这才打开手机,他登陆了一个奇怪的外文网站,那个网站有限制登陆的密令,于驰却对那复杂的密令了若指掌。

他打开的网站十分奇怪,那个网站特别大,分为了很多个区域。各个国家的文字都有,评论区更是能看到各种奇怪的文字。可是却没有一个区域使用中文。

这个网站看起来像个视频网站,却跟国内的视频网站不同。他上面播放的视频全是网友自发放上去的。

而且很多都是收费的。

于驰并没有打开任何视频观看,他查看了网站的留言区,把几条网友留言的网站漏洞标注了出来,并截屏发给了Facebook上的几位‘好友’。

很快,那边的‘好友’们就有反馈了。

“老板,这个问题很棘手,可能需要你亲自出马。”

“老板,我们这个月的业绩又上涨了。我们又精准收录了十万用户。”

“老板,视频审核的尺度是不是太大了?我感觉再这么下去,我们的网站就成色|情网站了。”

……

于驰一上线,消息就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

那些叫他老板的人,大部分使用的都是英语。小部分的人,什么语言都在用,泰文、韩文、日文、西班牙语、俄罗斯语……

如果李瑜这会醒着,一定会被震撼到。他也一定会知道,每天让他欺负个没完的人,究竟有多厉害。

于驰给‘大才、大福、大壮’三位得力的助手发了消息,告诉他们网站各种漏洞的解决方案。这三位的中文名都是于驰起的。他当时给他们解释名字含义的时候,那三人都觉得自己的名字意义非凡。

他这一忙就忙到了后半夜,财务那边给他发了上个月的各项收益数据。抛去网站的运营费和员工的工资,净收益三百多万。

于驰淡定的看着那串数字,把钱全放在了自己外汇银行的私人账户上,一分都没有往手机里提。

这一忙就忘了时间,忙了五个小时,忙到了凌晨三点。于驰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才关掉了手机。

李瑜的手一直放在于驰的头上,不过到了这会,他的手已经松开了。

于驰困乏的看着他熟睡的面容,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又摸出手机,偷拍了一张李瑜的睡颜。

他又在大半夜发朋友圈了,配的文案是:“有些人看着天不怕地不怕,其实胆小怕黑,非要抓着别人才敢睡觉。”

他没写抓哪,如果别人知道李瑜抓的是他的头发,就显得不那么暧昧了。

于驰又一次放下了手机,想着明天会有几个人给他的动态点赞。他们一定也能感受得到,他此刻内心的幸福。

他侧躺着,伸出食指细细的描绘着李瑜的五官。指尖在李瑜的嘴唇上流连忘返,一个没忍住,指头碰到了李瑜的唇峰,那温软、润泽的触感,差点让他发疯。

他极力压抑着席卷全身的情潮,收回了手。强迫自己闭眼躺平,再不敢乱动乱看。

于驰煎熬了几十分钟,才艰难的进入了梦乡。等他入睡时,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了。

睡得太晚了,第二天难免起不来。

李瑜一觉睡到大天亮,兴奋的抓起手机,看了看自己昨晚挣的七十块钱。整个人都有劲了。

他想吃烤鸭也想吃炸鸡,还想吃小龙虾。

想吃的东西多了,不过钱不够,只能选一样。

李瑜无情的把于驰摇醒了,问他:“你想吃什么?”

于驰迷迷糊糊的随口说道:“随便买点什么菜就行。”

“谁要吃菜呀,你是属蜗牛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