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可是价值一百块的礼物,网站分三十,他还能落下七十。李瑜原本以为自己今晚什么都捞不着,没想到播到最后,竟然挣钱了!

所有的不开心瞬间消失了。他眉开眼笑的关了直播,把挣到的钱提到自己的银行卡里面。

美滋滋的转头对于驰说:“我挣了七十块钱,我们明天去买肉吃吧!我已经三天没吃肉了。”

于驰正追踪着一只乱飞的蚊子呢,听他这么说,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夜深了,他们房间的灯没关,窗外的飞蛾又玩命的往里扑,在纱窗上撞的噗噗的响。

李瑜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些扑腾的飞蛾,内心挣扎着将房间里的灯关了。

黑暗袭来的那一刻,李瑜神经立马绷紧了。这是他第一次关灯睡觉,房间里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于驰?你睡了吗?”李瑜害怕的往于驰的床边挪动着。

“我没那么快睡着,”于驰听出他声音有些发颤,知道他是怕了。

于驰不怕黑,当然理解不了怕黑的人的感受。但是李瑜怕黑,他就觉得这是个事。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不那么害怕呢?

于驰的办法还没想出来,李瑜却又把灯打开了。他像个缺氧的鱼,惊恐的喘息着,灯打开后,他的恐惧才慢慢消退。

于驰不知道他会吓成这样,担忧的坐起身看着他:“李瑜……”。

李瑜再也装不下去了,他翻身下床,没跟于驰商量,就将他的床推到了于驰那边,把两张床拼在了一起。

于驰这次没有反对他这么做,刚才李瑜惊恐的模样他看在眼里,如果能消除他的恐惧,于驰愿意接受两人睡在一处的煎熬。

李瑜再次躺上床后,明显松了一口气。

“灯还关吗?”于驰担忧的问他。

“……关,”李瑜给自己壮了壮胆,闭着眼睛说。

他也不想关,但是外面的飞蛾实在太恐怖了,感觉它们能将纱窗撞烂。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像昨晚那样的恐怖事件。

于驰起身关了灯,为了能让李瑜多一点安全感,于驰往他那边靠了靠。

两人谁都没心情玩手机,白天一直在忙,天气又热,这会温度下降了五六度,正是安眠的好时候。

于驰困乏的打了个呵欠,很快就睡着了。

但是他刚进入梦乡,李瑜就粗暴的把他推醒了。

“怎么了?”于驰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慌乱的坐起身问李瑜。

李瑜吭哧半晌,才说出一句:“你别在我之前睡着行不行?”

这不烦人吗?好好的连觉都不让人睡了。李瑜以为于驰要发火,因为如果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铁定是要发火的。谁敢吵他睡觉,谁就是在找死。

但是,令李瑜意外的是。

于驰非但没有发火,还温声细语的对他说:“那你先睡,我等你睡着了我再睡,我看会手机。”

他的语气,像是在哄孩子。

没人这么纵容过李瑜,更加没人让李瑜如此折腾、欺负过。

于驰这人怎么这么好说话?

李瑜狐疑的想着,不由的又往于驰身边靠了靠。他把头转向于驰的方向,看着手机亮光下,他那柔和的面容。紧绷的神经不由的慢慢松懈下来。于驰仿佛是能驱散黑暗的守护神,有了他,四周好像也没那么黑了。

李瑜的眼皮慢慢的阖上了,他的手一开始抓着于驰的衣角,身体翻动了几次过后,他手往上一搭,抓住了于驰的头发。抓的还挺紧,时不时的就使劲握一下。

于驰一开始很无语,想把自己的头发拯救出来。可是他刚把头发往外一拔,李瑜就惊醒了。

于驰为了让他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