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两人都有些困乏。李瑜看着凳子上的碗,眼珠转了转。

“碗谁洗?”

于驰:“一起洗好不好。”

“不好,你洗。”

“为什么?”于驰被他理所当然的口气弄的想笑,这人不会知道自己拿他没办法吧?

“我不想洗,吃饱了想躺一会。”李瑜勾唇一笑,懒洋洋的说道。

当他放下对于驰的成见,心平气和的跟于驰相处时,他身上的温柔和妩媚就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于驰心脏咚咚咚的狂跳着,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他蜷缩起手指,收敛了自己的贪慕。垂下眼眸,挣扎着说:“我难道就想洗?。

“你洗洗嘛,明天的碗我洗,”李瑜赔着笑脸,嘴角弯弯,嫣红的嘴唇包裹着晶莹洁白的贝齿,灵巧的舌尖若隐若现,说出的话像是蛊惑。

于驰目光发直的看着他点了点头,听话的收了碗去了厨房。

李瑜开怀的在后面大笑着,赞赏的看着于驰的背影,夸了他一句:“小伙子,挺上道啊。”

李瑜最终也没能如愿好好躺上一会,因为他们要干的活还有很多。

院子里的杂草没除,还有一个卧房没有清理出来。

两人忙了一下午,将院子里的草清理干净了。轮到要收拾另一个卧房的时候,李瑜不动了。

“你这是干嘛?”于驰看着坐在院子里不动的李瑜问。

李瑜:“不用收拾了,我们睡一个房间就行。”

“不行!”于驰严厉拒绝道。

他可禁不起考验,昨晚他跟李瑜睡在一张床上别提有多痛苦了。他一直往里缩着,手脚紧贴在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李瑜身上的味道让他着迷,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来,没法收场。

李瑜昨晚睡的可香了,他却备受煎熬,这样的煎熬,他当然不希望以后每晚都经历一次。

“为什么不行?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占你便宜不成?”李瑜不满的瞪着于驰问。

于驰:“因为……太……挤了。”

李瑜想了想,两个人睡一米五的床确实挤了点:“那这样吧,我睡地上,你睡床上。”

于驰当然知道他没有自己这样的心思,他非得跟自己睡一个房间,肯定是因为他怕黑。

从他昨晚连灯都不敢关的情况来看,打死他都不敢一个人睡。

于驰猜想到李瑜怕黑,起了作弄他的心思。以往都是李瑜随意欺负他,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他怎么能错过:“不好吧,房间这么多,一人一间多好,你干嘛这么委屈自己睡地上。”

李瑜连连摆着手:“不委屈,不委屈。晚上我们睡在同一个房间,就可以只开一盏灯,点一盘蚊香,多省钱。”

“蚊香?我们是不是还要买蚊香?晚上蚊子可多了。”于驰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头上被蚊子叮出来的大包,他在家的时候,从来就没管过这些,家里每天都被阿姨们收拾的妥妥帖帖,蚊子的影子都看不到。

昨晚的蚊香是顺才爷爷给他们点的,他还说没有蚊香晚上不能睡。

于驰昨晚算是深有体会,他趴在院子里睡觉的时候,就迷瞪了几个小时,醒来后全身都是被蚊子咬出来的大包。

于是买蚊香这件事,就成了他记在心上的头等大事。

“你拿我的手机去买吧,但是你得答应让我跟你睡。”李瑜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让于驰松口的机会。

于驰拿起他的手机,口气松动了一些:“到时候再说吧。”

因为李瑜实在不喜欢小卖部的那个阿姨,就让于驰一个人去了小卖部。

于驰走后,整个院子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