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明怀一步又一步地靠近病床上的秦逐。

在进入病房前,他已经偷偷服下了能让自己提前进入发情期的药剂。

即使秦逐的心里只有虞盛意,他也不相信,一个正处于发情热期间的Alpha,能拒绝一个送到床上的Omega。

纪明怀身上如同黏腻花香味的信息素,逐渐充斥着整个房间。

然而病床上的Alpha闭着眼,似乎没有察觉到外界发生的一切。

看来专家给秦逐注射的,含有催眠成分的药剂,真的有用。

纪明怀的胆子越来越大,他迷恋的目光,痴痴地描绘着床上Alpha俊美绝伦的轮廓。

自从见到秦逐的第一眼,他就想要秦逐成为他的Alpha。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不惜在秦老爷子面前编造一个弥天大谎,组织一场自导自演的刺杀戏份,也不惜花大价钱传扬自己和秦逐的绯闻谣言,离间秦逐和虞盛意的感情。

而今天,他所做的一切,都将得到最丰厚的回报。

不仅是秦逐,还有秦逐身后的秦家,都将变成他的手中之物。

想象到能将虞盛意,还有所有看不起他的人都踩在脚下的美好未来,纪明怀嫌恶地丢开了手上,原本属于虞盛意信息素凝液的瓶子,他的手迫不及待地扯开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瓶子撞上地面,传出清脆的一声碰撞声。

伴随着瓶身的裂缝出现,属于虞盛意的浅淡信息素清浅地传出。

原本沉浸在浅眠的不安阶段的秦逐,如同一个即将饿死的灾民,突然闻到了远处传来的,让他全身的血液仿佛都为之沸腾的美味气息。

虞盛意。

一个名字突然撞进他的脑海里。

全身沸腾着,横冲直撞得的热度,仿佛终于能找到一个可以释放出去的出口。

Omega好看而浅淡的面孔,似乎隔着一层薄雾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

少年染着水泽的红唇,清浅却让人着迷的信息素气息,澄澈的琥珀色眼瞳,像是一个近在咫尺,只等着他伸手捉住的梦。

Omega,那是属于他的,柔软的,等待他全部占有的Omega。

如在云端的Omega,朝着他眨眼,神秘而清浅地笑着,如同蛊惑人心,引诱他靠近的危险而美丽花卉。

秦逐下意识地挣动着身体,想抓住他的Omega

可是,突然间,在他的领域里,秦逐突然闻到了一股陌生的,仿佛将他的Omega气息彻底掩盖的外来者味道。

外来者?!

危险……侵入他领域的外来者……随时可能夺走他的Omega。

急性渴求症的Alpha,本能地对所有妄图靠近他,夺走他Omega的外来者,生出最恐怖,哪怕是战场上敌人都为之发冷的可怕恶意。

病床上,秦逐突然睁开眼。

Alpha漆黑而冰冷的眼瞳,直勾勾地看向近在咫尺的纪明怀,如同看着侵入自身领域,即将夺走唯一珍宝的敌人。

那种冰冷,而让人毛骨悚然的注视,让纪明怀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中的猎物。

下一刻,病房里,爆发出Omega极其凄厉的一声惨叫。

那是与情欲无关,只让人一听就想到与酷刑,折磨相关的凄厉叫声、

病床外焦急等候着,关心着病床内状况的秦家,纪家人,还有专家们,忍不住推开了门。

可当他们看到病床内,如同人间炼狱的景象时,进入幻觉状态的急性渴求症发作的秦逐,冰冷而含着恐怖恶意的眼,直勾勾地再看向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