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挽金钗 > 第072章 意欲疗伤先撩人

第072章 意欲疗伤先撩人

    贾瑛一问之下,得知行刺林如海之事还牵涉到九省绿林,当即也是事情可能比较棘手,直接丢给冯紫英。

    身为靖武卫巡捕营的百户,冯紫英自然是稽查之责,也有围剿京畿之地盗匪贼寇的重任。

    不理会冯紫英的审问,贾瑛便随林如海进入船舱中,准备再看看贾敏的伤势。

    当贾瑛敲门进去后,林黛玉三人已经初步为贾敏处理了伤口。

    奶娘王嬷嬷眼见林如海进来,忙又表现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拍着自己的胸口,夸张地说道:“老爷啊,你是没看见那伤口有多深!我瞅了一眼,差点吓得晕过去。”

    “哥哥,我娘的伤口已经敷上了金疮药。”林黛玉不知怎地,对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表哥有些盲目的信任,一双秋水眸子露出探询的神色。

    “妹妹,莫要担心,我再给姑妈把把脉。”

    贾瑛冲林黛玉安慰地笑了笑,然后在床前的绣墩上坐下。

    此时贾敏正躺在床榻上,双目紧闭,脸色仍是有些惨白。

    在为贾敏重新把脉后,贾瑛的神色不禁有些凝重,因为他没想到贾敏的内伤如此重,经脉内气息紊乱,几近油尽灯枯的地步。

    看来是内伤未愈,而且还强行动用内力,并透支催发的结果。

    “侄儿,你姑妈的伤势要不要紧?”林如海挂念爱妻的安危,不像林黛玉那么欲言又止,当即直言问道。

    贾瑛如是说道:“姑妈的外伤倒是无碍,只是内伤重了些。”

    林黛玉一听,顿时又不禁淌眼抹泪,抽泣道:“那怎么办?可是要开方子煎药?可此处也并无药可煎!”说到最后,林黛玉又是一阵自责,暗怪自己拖累了母亲。

    “妹妹和姑丈放心。”贾瑛起身来,环顾四周,又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内伤是因为内力所致,那自然可以用内力疗伤。”

    “不过需要麻烦诸位在房外等候,我刚才已经给姑妈输了一些内力过去,待会她自会醒来。到时候就可在此帮姑妈运功疗伤。”贾瑛说完看着林如海,等待他的回话。

    林如海自是并无迟疑,遂点头道:“既然有侄儿妙手回春,那我就放宽心了。说来惭愧,你我初次相认,就如此劳烦你,当真是让姑丈汗颜。”

    林如海虽然不是习武之人,但毕竟是与贾敏做

    了二十年的夫妻,耳濡目染之下,对武学之道也是有所了解。

    诸如这般运功疗伤,一般都是要耗费发功之人的内力,甚至会有所损耗的。

    对于个中道理,林黛玉自然是不知道的。

    但一听自己也要出去,林黛玉有些不情愿,于是试探问道:“哥哥,我可以不出去吗?我想陪着我娘。”

    贾瑛看着美眸中满是希冀的少女,当即点头道:“妹妹一人留下来,也好,有些事情可能还需妹妹代劳比较合适。”

    言罢,又看着林如海,说道:“有件事还要麻烦姑丈。与我同来的那位哥儿是神武将军府上的公子——冯紫英。侄儿想摆脱姑丈代为照顾。”

    林如海道:“侄儿这话就见外了,再怎么说,那位公子也算是你姑丈的救命恩人,自然是奉为座上宾。”

    说完,又嘱咐了贾瑛一句,然后与雪雁,还有王嬷嬷都离开客房。

    房内此时只留下三人,贾敏因昏迷不醒,真正算起来,只有贾瑛与林黛玉二人相处。

    因要等贾敏自然醒来,才可进行运功疗伤,因此当下并没有事做,反而房内陷入短暂的沉默中。

    不知怎地,这个时候,贾瑛反而怂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跟这位期盼已久的林妹妹说些什么。

    林黛玉自是初见这位表哥,又心念母亲安危,所以只是一眼不眨地注视着母亲的脸颊,垂下的柔荑,也只是在搓弄衣襟。

    于是想要打破这突然的空气安静,只好按照原著的情节,轻咳一声,因问道:“妹妹尊名是?”

    林黛玉不得不歪过头,盈盈答道:“黛玉。”

    闻言,贾瑛佯装不知,看着林黛玉罥烟眉下的星眸点漆,樱唇绽红,问道:“可是‘六宫粉黛无颜色’的‘黛’字?”

    林黛玉轻轻应了一声,随即想到那句诗的含义,登时霞飞双颊。

    贾瑛眼见林黛玉的羞赧神色,忍不住促狭道:“那另一个字可是‘桃花流水鳜鱼肥’当中的‘鱼’字?”

    “桃花流水鳜鱼肥?”林黛玉闻言,不禁一怔,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还是赞美,如何此时又偏偏编排起来?

    带着这份疑惑,林黛玉抬起螓首,朝贾瑛望去,这才发现对方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有着藏不住的揶揄。

    贾瑛又想到此时没有贾探春这个捧哏,也不便

    问林黛玉的表字,于是略过此节,日后有机会再说。

    更是自知林黛玉生性敏感多情,打趣也要适合而止,当下就急忙纠正道:“想来肯定不是那个‘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