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一个是想世上无恶人,一个是想世上无善人。”

    “好是好。”霍子弋换了只手臂枕着头,“但不对。”

    “为什么这么说?”少年似有些不服气。筆趣庫

    “没有麋鹿的狼群和没有狼的麋鹿群,你觉得呢?”

    那边久久没有回答。

    直到霍子弋快睡着了,少年轻声道:

    “我原先想着世上若是没有恶人,便不会生出那么多永无休止的是非瓜葛。可是我却忘记了善人里也分三六九等。最劣质的善人何尝不是相当于恶人?”

    “我之所以又希望世上无善人,也是因为善人至善纯良,若恶上加恶,则于善人们而言,便很可能是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所以,还不如免得善人们受些冤枉的苦楚,让大家都做个不被欺负的恶人。可是我也忘记了恶恶相报,人间受难。”

    言讫,少年微微叹了口气,但又即刻释然:“听了哥哥你这一问,我现在才算是醍醐灌顶。我平生唯二的心愿也算是了了,

    今后是真的再无什么别的牵挂了。”

    能够想着活得非黑即白,未尝不是一件难得的事。

    可是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心智与胆量,反倒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霍子弋依旧保持着先前躺着的姿势。筆趣庫

    有些人之所以能够还在自己的星球上天真梦幻地活着,要么就是被保护得太好,要么就是伪装得太成功。

    “你是怎么进来的?”霍子弋开口道。

    “我……吗?”少年的声线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是的。”霍子弋很少有这么抓住人不放的时候。

    “我……我也不知道。”少年似乎有些苦恼,“当时他们只说送我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就能放过我爸爸。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他们?”

    “我只认得其中一位是我爸爸所在公司的董事,其他的人我都不认识。”

    “所以,你爸爸是——?”

    突然,狱警将警棍敲打在铁栏上:“7号8号,警告一次。”他再次重申了

    一遍:“如果不想被关禁闭,就给我注意纪律,保持肃静。”

    霍子弋勾起一抹笑。

    老三那边来信了。

    翌日,是个晴天。

    霍子弋昨晚睡得浅,主要是因为是脑海中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如浪花翻涌,一桩接着一桩地浮现。

    洗漱完,霍子弋开始用餐。

    刚吃了几口,手下人来报:“唐先生在门外等着。”

    “不见。”

    “……家主已经让管家迎进来了。”

    emmm……有个多事儿的热心肠爸爸真是叫人难办。

    霍子弋无奈道:“回他们,我吃完就去见见。”

    “是。”

    唐清野是儒雅进骨子里的人,含着金汤匙出生,但偏生了颗极其智慧的脑袋以及一颗七窍玲珑心。这点是名门圈内所共认的。

    这些年来,少不得有费心思的豪门世家的当家主母们想把自个儿家的姑娘推向他。

    相亲是一家接着一家地约着,唐清野倒是来者不拒,愿意花些闲工夫,挨个儿见了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