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19、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9)

19、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9)

    杜萍萍又跑到城里去了,身上只有一毛钱,啥也买不起,但不妨碍她喜欢逛啊。

    尤其是百货大楼,里面好东西可多着呢。

    还有好多从魔都那边时兴过来的漂亮衣裳,要不是没钱买不起,她一定要买最好最贵的穿穿。

    想到这儿,杜萍萍就生气,杜北那个胆小鬼,没见识的玩意,咋就不愿意娶方莺?

    方莺都答应她,等他们结婚之后,就给自己买两件裙子。

    还说会介绍肉联厂的正式工给她,那她就可以嫁到城里来享受了。

    现在可到好,就因为杜北不答应,方莺也不理她了,后来方莺还被抓了,害得她在家躲了一个月!

    她不去想是她没安好心,为了两件衣服就让堂哥去做接盘的,养别人的老婆孩子,也不去怪方莺骗人,反而怪杜北没让她得逞。

    没少在村里和年轻的小姑娘们说杜北的坏话,导致杜北在姑娘们心里的印象都不是太好。

    自然也有觉得杜北能挣钱,人品也不错的,但是架不住杜萍萍这样的糟心亲戚啊,再者,杜萍萍说的也对,杜北打小就胆子小、窝囊,撑不起事来。

    杜萍萍从小到大没少坑杜北,每次都成功,这不就说明杜北就是个包子?

    到了岁数的姑娘们一犹豫,还没想好要不要把杜北纳入相亲名单,又出了向政府借钱的事,一下子欠这么多钱,再有想法的姑娘也息了心思。

    杜大嫂早就知道,也生气过,但是杜北直接告诉她,已经有喜欢的人,等挣够钱就去和人商量婚事。

    这么一说,杜大嫂也就歇了给老四找对象的心思,反正男人再过几年也好说亲,倒也不用着急。

    唯一好奇的就是老四的心上人到底是谁?

    她瞅着老四整天不是在干活就是和林知青在一起,再不然就是两个人一起在干活,这也不像是有喜欢的姑娘的样子啊。

    她还偷偷问过老四,别因为他忽略了人姑娘,再把人放跑了。

    杜北一个高高壮壮的老爷们,有些羞涩的摸了摸头,赤诚一片。

    “嫂子,我跟他说好了,他等我呢,我得有点本事了之后再提。”

    杜大嫂寻思着,杜北现在这么努力,也终于像个男人一样能抗事儿了,那不管杜北说的这姑娘是谁,她都觉得要感谢人家。

    杜北不乐意提起来,那他们一家子就不提。

    百货大楼还是和平常一样热闹,人来人往,每个柜台前面都有不少的人,杜萍萍在这边看看,在那边转转。

    仿佛是一只进了米缸的老鼠一样,正在幻想将整个百货大楼里的东西都买下来,突然看到了杜北。

    “这不是杜北那个胆小鬼吗?”杜萍萍隔着人群看了一阵,确定还真是杜北。

    杜北正站在柜台前面,做最后的检查工作,因为现在食品厂是他个人产业了,这百货大楼里的装潢也得换一换,现在里面最明显的字已经改成了北方青三个大字。

    字是让林青舒写好,找人专门做的,类似一个招牌一样挂在柜台里。

    现在都准备的差不多,让人再打扫打扫卫生就可以准备开业了。

    他在柜台前检查,旁边有个身穿黑色西装,胸口别着一支万宝龙大班系列酒红漆面钢笔,低调之中透露着精致。

    “杜厂长终于要重新开业了?恭喜。”

    陈国推了一下眼睛框,态度很是平和,对待杜北并没有像一些城里人那样高高在上,隐隐约约还有些交好的意思。

    “陈经理,同喜。”

    杜北不卑不亢,即使穿了一身普通的衣裳,面对着身穿高级西装的陈国,也依旧是客气礼貌,并没有讨好的意思。

    陈国再次推了推眼镜,脸上的笑意很淡,“还要多谢杜厂长提点。”

    “陈经理客气了,我和冬剑是朋友,有什么说什么而已。”

    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多了些成年人之间的默契,然后陈国离开了,他确实还有很多事要忙。

    杜萍萍看着那个一看就是有钱人的男人走远,左右看了看杜北站的位置,这可是百货大楼一层最好的位置。

    怎么看着像是给了杜北?

    杜萍萍有些纳闷,又看杜北也离开柜台,但不是往外走,而是要上楼的样子,于是她悄悄跟上去。

    杜北直接上了二楼,这一层比起一楼来说,人少了很多,主要卖的也都是些贵价的物品,金银珠宝、电器、进口物品等等。

    在其中有一个柜台是卖英雄金标钢笔,一支笔的价格在几块到几十块不等。

    杜北也是看到陈国胸口的酒红色万宝龙才想起来的,不过现在的他还买不起万宝龙,幸好英雄金标系列也很好用,价位也合适。

    他只看了一圈,就从数十支笔选择了一支最合适的,一下子花了二十多块钱,可谓是一笔巨款了。

    最起码,悄悄跟着他的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