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14、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4)

14、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4)

    进入三月份,食品厂的开工日子变少了,杜尹村的村民们都有点着急,这不开工就没有钱啊。

    “村长,食品厂最近咋老停工啊?”

    “是不是卖不出了?”

    “还是付不起工资了?咱可以少拿点工资!”

    比较急性子的人直接跑到村委会来找杜东,叽里呱啦的一顿说,着急上火的样子,看的杜东都忍不住发笑。

    他敲敲桌子,“一个个都急什么?马上要下田了,食品厂可不是得停工?再说了,这春天枣树上刚开花,去哪儿找酸枣?”

    “都把心放在肚子里头吧,厂长最近正在研究新的食品,说不准还要扩大生产,还得再多招几个工人。”

    几个性子急的大老爷们立刻就问,“真的?那工资也是八块一个月啊?”

    “这还没定,等着厂长确定了新产品,我再找他商量。”杜东不紧不慢的说着。

    “村长你可得记着这事。”

    “对啊,村长,这可是咱们村的大事!”

    “厂长那边啥时候能研究出来啊?”

    杜东没法子,只能再三保证一定会第一时间公布,这才让大家放下心来。

    看着没啥事了,杜东哼着小曲儿,像个老大爷一样溜溜达达的回家,满是悠闲得意,他们家老四现在可厉害着呢。

    只是这样的好心情只维持到进了家门,“二伯,二婶,你们怎么来了?”

    杜二伯腆着一张老脸笑呵呵,“这不是你二婶娘家那边给了点腌萝卜,我寻思着给你们兄弟四个尝尝。”

    杜东看着一家三口,放下烟杆子,“二婶娘家给的,也多不了,二伯还是拿回去吧,我这儿都有呢。”

    “没事没事,够吃呢,你们尝尝,尝尝。”杜二伯极为热情,隐约中透着点讨好的意味。

    杜东摆摆手,“二伯有事直接说吧,老四那儿还等着我们。”

    杜二伯听到的意思就是有屁快放,没空多搭理你,脸上有点挂不住,但一看蔫不声的老婆、女儿,也只能忍着杜东。

    “这不是咱们村食品厂之前招工没选上你二婶和你小妹,东子你看,能不能给安排安排...咱们都是亲戚,这样的好事肯定得先紧着自家人,你说是吧?”

    杜东斜眼看了他们一家三口一眼,“二伯,这事儿我做不了主,之前招工的时候你们咋不去?现在工人是够的,挤掉谁也不合适。”

    “这,这不是当时萍萍还在城里有个临时的活儿嘛,就错过了,东子,你也知道这村里人去城里找活干难着呢,自家门口能做工,肯定愿意留在家门口啊。”

    杜二伯好声好气的恭维着,“这也就是你,有本事,能把厂子建起来,不然哪有这好事?”

    “而且啊,北子都当了厂长了,还不能让萍萍去当个会计?林知青毕竟是外人不是,萍萍也是会算账的,也识二百来个字呢!”

    杜东媳妇听见了,有点忍不住嗤笑,“我说二伯啊,你想啥美事儿呢?还让杜萍去当会计,就她?一百以内加减法能算清楚不?”

    “再说了,你以为林知青只是当会计啊?人家还要出那个什么、什么来着?”杜东媳妇看了一眼老公。

    杜东顺嘴接道,“合同,厂子和别人签单子的时候都要签合同的,不然做出来了对方不要了,咱不就亏了。”

    “对对对,就是合同,让杜萍写合同,她会吗?”杜东媳妇翻个白眼,“就凭她字都认不全?凡事儿多问自己配不配吧。”

    “你!”

    “珍荣,你咋说话呢!”杜二伯也拉下脸来。

    杜东媳妇一拍桌子,“我咋说话了?我就说实话!”

    她娘家就是本村的,论辈分,杜二伯还是她的小辈,因为没有亲戚关系,不论辈分也成。

    娘家人又多又横,她说话腰杆子硬气,谁也不怕,啥都敢说。

    杜二伯想要拿捏她是不可能的,杜东媳妇插起腰。

    “送点破腌萝卜,就想顶人家林知青的职位,白日做梦都没你们这个敢做的,带着你家的不值钱的破玩意儿给我滚!”

    杜萍萍还想跟她理论,杜东媳妇可不惯着,抄起一旁的笤帚就要旋她。

    杜二伯赶紧去拦,“杜东,你还不快管管你媳妇!”

    杜东依然是不紧不慢的,“我媳妇说的也没错啊,二伯,你也不看看萍萍啥货色,能比得上林知青?那可是喝过洋墨水的人,我要是真答应了,说出去还得让人笑掉大牙。”

    “好你个杜东!你还看不起我们了?你媳妇连个字儿都不识,还能当工人,我家萍儿还识字,凭啥不能进厂子?!”

    杜二伯和杜二婶跳着脚的骂起来,杜东媳妇不能打他俩,就追着杜萍萍揍,满院子的追,杜萍萍就满院子的嚎叫。

    “二伯!”杜南、杜西哥俩从外面进来,制止了这一家子。

    紧接着,杜北也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