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11、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1)

11、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1)

    杜北自打教会了三个嫂子,家里两口灶台就不大够用了。

    每天做的枣糕越来越多,三个哥哥每天都能卖光,尤其是杜东,他不往别处去,专盯着军界谷。

    一来是卖枣糕,二来是给村里人找活干,以前他一个冬天最多能安排三分之一的村民去干活,每次都是大家抢破头的。

    今年不一样了,他这酸枣糕卖得好,认识了不少人,能找的活儿也更多了。

    他很聪明,每次都是谈的差不多了,就带上要干活的人一起,当着村民的面给对方送枣糕。

    都是一个村的,大家又都在找活干,这生意想瞒也瞒不住都多久,还不如一开始就大大方方的。

    只要让大家看见,他们也是从中获利的,就不用担心会出问题。

    这时候人们都穷的很,生产大队队长是村子里最有实权的人物,本来也没人敢得罪,再加上杜东又豁得出脸皮给大家找活儿干,大家心里服气着呢。

    周围十里八村的,哪个村能赶得上他们?说是中不溜的,其实都是藏着半截呢,大队长说了,要是漏了富,以后再想多挣点可就难了。

    “哥,不如咱们把后院盖起来吧?这酸枣是有限的,再往后酸枣就没了,我得做点别的出来。”杜北摸了摸嘴角的燎泡,建议道。

    不能再烧这两个灶了,连着炕,这热的他都上火。

    杜北住的是老宅子,前院短一些,后院长,整个加起来将近七分地,很是宽敞。

    “你还会做别的?”杜东撂下空烟杆。

    “瞎捣鼓捣鼓,桃酥应该挺好卖的,但是太费油了,红薯也能做成点心,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买。”杜北憨憨的笑着,“我觉得会吧,可好吃了。”

    似乎是酸枣糕的成功让他有了自信,现在比起以前,不那么唯唯诺诺的了,反而挺有自己的主意。

    “哥,我还煮了酸枣汁,你尝尝,能卖不?”杜北从一旁的炉子上端下来水壶,给杜东到了一碗透红的酸枣汤。

    “这个我没放糖,还放了点山里红,有点酸,但是挺开胃的。”

    杜东不爱吃酸的,但酸枣汁的酸味还在他能忍受的范围里,想起来军界谷那边有好几家军嫂都怀孕了,觉得这也不是卖不出。

    “哥,昨儿我又看到陈二鹏拎着东西去有才叔家里了,他是不是想接有才叔的位置啊?”

    杜北皱了皱眉,不太高兴的说,“陈二鹏他儿子和萍萍关系好,要是他当了村长,又得叫我去干苦力,唉...”

    他也不是瞎说的,陈二鹏是杜尹村的民兵营营长,和村子里的村长、生产大队队长都不是一波的,他更独立于村长他们这个权利体系之外。

    早先也确实是故意为难过杜北,那会儿杜东还没当上生产大队长,后来杜东当了大队长,两人因此也不大对付。

    杜东听见他的话,脸色有点不大好,陈二鹏应该也是收到消息了。

    有才叔家里两个孩子都在部队上,早就想让他和老伴去随军了,有才叔是放心不下才一直守着的,这马上就要分包到户了,有才叔也就打算等政策出来都处理好就退下来。

    “哥,我觉得你应该也去争一争,现在有才叔大事小事都和哥商量,不叫哥难做,但陈二鹏上来了肯定会故意扯后腿的。”

    杜北很是担忧,甚至劝说他哥去做村长。

    杜东又忍不住拿起空烟杆抽了两口,“你让我想想。”

    “嗯,哥,还有个事,能不能跟村里人买点柴火?咱家的都不够烧了,我们又都没空去捡。”

    杜北有些无奈的说,“最近太费火了。”

    杜东闻言又是一阵纠结,他家酸枣糕还真的挺好卖的,好卖就做得多,这不就费柴禾了?

    关键是家里已经腾不出人手来了,老二和老三每天天不亮就走,下午才回来,还要帮着洗洗酸枣、劈劈柴之类的。

    他也是一堆的事儿,更是腾不出手来,但要是跟村里人换柴禾,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这会儿做买卖还在明面上不被允许呢,也不能太过分了。

    要想和陈二鹏竞争,就更不能落下一点把柄。

    “这...先去借点吧,明天我抽空去捡点树枝子回来。”杜东还在思索最佳方案,眼下只能先凑合一下。

    事情的转机也很快就来了。

    陈国找到了方莺孩子的父亲,是那几个混混的,至于到底是哪一个,恐怕方莺自己都不知道。

    她的肚子再拖下去,恐怕就要显怀了,方莺也很着急,居然跑回了高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柔弱胆小,对高冬剑再三道歉、解释。

    高冬剑气的对她破口大骂,但方莺这个人不要脸的,又会扮可怜,她都想好了,只要她一直缠着高冬剑,他总会心软的。

    还是高冬剑直接戳破她已经怀孕的事,说了再来纠缠就去报警抓她,让她还那一百块钱,她才放弃纠缠,又灰溜溜的跑回去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