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8、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8)

8、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8)

    高冬琴的丈夫陈国下了班,一进家门,看到儿子的第一句话,“你妈好点了没?”

    “没,要不是姥姥拦着,妈都要跑出去了。”儿子满脸无奈,“也不看看她现在端个碗都不稳,还要去跟人打架呢。”

    陈国换了鞋,东西随手一放,“我去看看你妈。”

    “嗯。”儿子已经习惯了,他爸他妈平时就黏糊的很,这会儿他妈气病了,他爸心里担心,没见连外套都没脱就往卧室跑。

    “媳妇,好点没?”陈国十分担心,他媳妇性子挺好的,从来没见她生这么大的气,都把自己气病了。

    陈国心里忍不住埋怨小舅子,多大的人了,还要让姐姐给他操心,一天天的脑袋里不想着挣钱,就想着情情爱爱的。

    没出息。

    高冬琴可不知道因为她生病,丈夫都埋怨上弟弟了,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能气病了。

    说来说去,还是方莺太无耻了。

    “我好多了,老陈,你说冬剑这事儿怎么办?这打架的事儿还没处理完呢,方莺又做出了这种事,万一被他知道了,他再一生气,一冲动...”

    “唉...他那个狗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高冬琴气的锤了一下床。

    陈国已经听她讲过这里面的事,虽然有些埋怨小舅子,但他也知道小舅子也是被女人骗了,又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真让他知道了,说不准他还真的回去再打一架。

    关键是高冬剑长得干瘦干瘦的,也没什么劲儿,打架也打不过别人,这次也是,和人打架,结果自己伤的更重。

    另一个人还有背景,把高冬剑打的鼻青脸肿的还不解气,还要让高冬剑进去看铁窗。

    老陈最近也一直在处理这事儿,再去送一次礼就差不多了,这才松一口气,又闹出来这种事。

    “回来咋也不脱衣服?不是说西装领带穿着难受,我给你洗干净睡衣了,就在阳台上晾着,快去换。”

    高冬琴拍了拍她老公,嘴里说着让他去换衣服,眼睛却一直看着他,里面写满了沉迷。

    陈国本来是要换了,见她喜欢,嘴比脑子快的问了句,“还帅吗?”

    “?”高冬琴愣了一下,咻的,红了脸,“德行!”

    这么一打岔,心情好了很多,身体也舒服了不少,夫妻俩又商量了一下方莺和高冬剑的事。

    “婚肯定是不能结,方莺这人,心思不正,又贪心,不能让咱弟跟她过,弄不好,家都得被她搅和散了。”

    “我也觉得是,而且那个大兄弟说的,方莺张嘴就要三大件,我记得你们总经理的姑娘嫁人都要这么多吧?”

    “不是这么比的,方莺一个农村姑娘,又不勤快,也没有上进心,要是能安安稳稳的照顾家庭也行,但她也不是。”

    陈国帮媳妇把头发别在耳后,“我就不说让她像你一样,又能做一个好妻子、又能当一个好妈妈,还要出去挣钱的女强人了,就是做到你的三分之一,我看也不行。”

    “这夫妻啊,就是要相互扶持,她什么都做不到,以后全要靠弟弟养着、供着,能行吗?”

    “你看你说的,谁家不是和我一样?结了婚成了家,照顾好你们爷俩就是我的使命,多赚点钱,咱家的日子也好过点。”高冬琴倒觉得自己没有老公说的那么好。

    大部分女人都是很感性的,她们在家庭里承担着许多的职责,倾尽一切的去付出,照顾老人、照顾孩子、照顾丈夫,打扫卫生、洗衣、做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男人们只要在外面赚钱就好,家里头的一切都有女人操持,但说起对这个家的贡献,永远是男人最大最多最辛苦。

    有那么一部分的男人,甚至大男子主义的认为,女人就是附庸他们的存在,要不是他们的钱,女人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他们忘了,夫妻,是相互扶持的,一个人是成不了一个家庭的。

    陈国并不是这种人的一员,因为爱,所以他知道正视媳妇所做的一切努力和付出,也因此而心疼她。

    夫妻俩结婚八年,也吵过架、红过脸,但绝对不把问题和矛盾留到第二天。

    陈国经常笑眯眯的说,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也是有趣的。

    有了丈夫的体贴,高冬琴这剩下的一半难受也散了,晚饭的时候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可见,陈国多会哄人。

    杜北就是知道这是个极为聪明且会说话的人,才会选择直接找上高冬琴,他的人设是憨厚老实,自然不会拐弯抹角了,简单直接才是最高效的。、

    陈国结合小舅子的性格,再加上媳妇说的消息,很快做好了决定,“媳妇儿,你跟妈说了方莺的事了吗?”

    “没有,我怕把老太太急哭了,又拿不定主意,就没说。”

    “这样,明天你请一天假,就假装像今天一样难受,我去找冬剑,到时候你见了他啥也别说,就是哭,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