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7、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7)

7、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7)

    杜北将新出炉的枣糕切好块,边角料单独收在一旁。

    洗干净手的小军就会把切好的枣糕块放在油纸上,再放进纸盒里,装满一个纸盒就交给林青舒去盖上盖子并贴上写好了‘杜家正宗酸枣糕’的红纸条。

    三个人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流水线,林青舒心细,打包出来的盒子,就连绑着的线都是完美的。

    “辛苦了,今天还有五盒,剩下再做两锅散块的。”杜北又重新蒸上一锅酸枣糕,中间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小军和林青舒还在慢慢的打包着,不过他俩可一点都不觉得累,看小军装好一盒就去放边角料的盆里拿一块枣糕吃,然后继续打包,别提有多快乐了。

    林青舒比较克制一些,但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而不是一直接受杜北的照顾,他也觉得很快乐。

    大概一上午的时间,将大哥说好的量都做出来,杜北下午就没什么事了。

    小军虽然很喜欢在四叔家里,但也想出去玩,确定四叔不用他帮忙了,下午就去找自己的小伙伴们玩了。

    杜北则和林青舒一起去了城里,林青舒的体力没有那么好,每次去城里都累的不行,来杜尹村都快一年了,也只去过两次城里。

    这次还是杜北说想去城里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点心样子,林青舒也想去城里的书店看看,这才决定一起去的。

    他们吃过中午饭,直接出门了,杜北背着他常用的藤筐,里面还装了一些东西。

    林青舒走的累了,杜北就拿出酸枣让他吃,渴了还有水喝,出汗了有手帕给他擦汗。

    总之是将他照顾的妥妥帖帖,走走停停的,林青舒到了城里居然也没觉得有多累。

    林青舒直奔城里最大的书店,找到自己想看的内容就挪不动脚了,杜北则是背着筐准备去供销社转一圈。

    “一会儿我来书店找你,要是累了就去那边休息,别到处走。”杜北叮嘱了两句,这才离开。

    但他并没有去供销社,唐城新区那边百货大楼开了,据说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从国外进口来的,还有好多东西都是供销社没有的。

    而让方莺怀孕的那个人的姐姐就在百货大楼里的一个柜台工作,杜北这次来也是想见一见她。

    她的未来弟妹想要绿她弟弟,他这么老实的好人,当然要让她们一家都知道呀。

    杜北背着筐,身上的衣服虽然干净,但也半旧不新了。

    一进入百货大楼,各个柜台的售货员看见他的打扮,也没有几个主动招呼的。

    杜北转了一圈,将百货大楼里的每一处都看好了,然后去找他要找的人,巧合的是,这人所在的柜台恰好是卖糕点的。

    “请问,那个,大姐你是姓高吗?”杜北站在柜台外面,对着面容有些憔悴的女人问着,神情很是小心。

    高冬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有些疑惑的问,“我是姓高,你是?”

    “那,高冬剑是你弟弟吧?”杜北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谨慎的问了一句。

    高冬琴这心不由得提了起来。“对,你是有什么事吗?还是冬剑又惹祸了?”

    杜北双手挥动,“不不不,不是的,这位大姐,我,能单独给你说两句话吗?”

    高冬琴见他人长得挺好,又看着老实,没怎么琢磨就答应了,让旁边柜台的人帮着看一下,她领着杜北到僻静的地方。

    “这位大兄弟,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杜北左右瞧了瞧,然后说,“高大姐,是这样的,我听人说高冬剑和方莺定亲了,方莺都住在你家里,是吧?”

    高冬琴没吭声,她不太喜欢方莺这姑娘,总觉得这姑娘太不安分,不是好姑娘,但是冬剑那小子被迷了心,为了方莺跟人打架,现在工作都要保不住了。

    “那个,”杜北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大姐,能不能管管方莺?”

    “虽然我也到了该去媳妇的年纪,可是我真的不想破坏别人的婚事,再一个,我家里也出不起一辆自行车、一台收音机、一台缝纫机的彩礼,高大姐,你是城市人,我是村里的,咱两家条件不一样。”

    “你弟弟又是正式工,挣钱多,又喜欢方莺,为啥方莺还来找我啊?”

    杜北表示不理解,“是高大姐和大姐的父母不乐意吗?虽然说方莺是村里人,性子有点那啥,但她都住到你家里去了,你们家不娶也不太好吧?”

    “高大姐,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说高兄弟眼光不好,就是,就是不想让村里人说我闲话,我大哥是生产大队长,我要是被人议论,会影响我哥的。”

    杜北一番推心置腹的坦诚之言,就差没在脸上写,‘别来祸祸我’几个大字。

    高冬琴已经懵了,她不敢置信的问,“你是说方莺又和你好了?让你娶她?”

    杜北疯狂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以前压根不认识她,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