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5、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5)

5、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5)

    方莺心里咯噔一下,杜北是怎么知道她想要一辆自行车的?

    还没来得及细想,周围人的反应让她急着替自己辩解,但杜北老实、不撒谎的性格已经在村民们心里牢牢扎根,他说的话,大家想都不想的相信了。

    最后,方莺只能捂着脸,在唾骂声中逃跑了。

    杜北悄悄打量了一眼林青舒的反应,发现林青舒眼里的小火苗都要烧出来了,和周围人打过招呼,将大嫂和林青舒都叫回了院子,关上门。

    这村子里,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的,一会儿就能传遍全村,杜北给两人倒水的功夫,杜东等人也都来了。

    “大哥、二哥、三哥,嫂子们,都吃过饭了吗?再吃点不,还热着呢!”杜北似乎没把刚刚的事儿放在心上,热情的招呼着家人们一起吃饭。

    还拉着杜东说,“哥,我瞧着林知青在知青所吃饭没个准时候,就叫人把粮食搬到我这儿,正好一块吃还有个伴。”隐约有些求表扬的意味,杜北眉开眼笑的。

    林青舒在一旁有些紧张,生怕杜家人多想,又不好多说什么。杜东却理解为杜北这是按照他的要求照顾林知青呢。

    “做的对,那帮知青们气性大,天天做饭都要分着做,林知青就一个人,可不是不方便,正好你俩也能就个伴,林知青啊,你就安心和老四一块儿吃,他做饭还不错的。”

    “哎,杜大哥,阿北做饭确实好吃,我还挺意外的,倒是麻烦你们了。”林青舒说着客气话,厚着脸皮接受了杜家人的好意。

    杜东摆摆手,“这有啥的,你老师特意写了信来让我照顾你,要是照顾的不好,他还得写信臭骂我一顿。”

    林青舒想起为自己奔波的老师,心里也是一暖,“老师心软的很,又念旧,总和我提起来杜尹村下乡的时候。”

    “有啥好提的,以前的日子苦,越提越苦,还不如好好过好当下。”杜东看着他还没吃完饭,说了几句话就走了,走前让杜北吃过饭去他家里一趟。

    “知道了哥,大嫂,我做了点心,你帮我分分吧。”杜北手脚麻利的将晾着的酸枣糕收起来,大部分都让大嫂拿走,“昨儿和小军一块儿摘的,结果没做好,凑合吃吃吧。”

    他都说了没做好,杜东媳妇估摸着也难吃不到哪儿去,就是带着酸枣味的馒头呗,小叔子愿意给他们分,有这份心就足够了。

    拿回家和两个妯娌平分了,大家都准备拿回去留着当早饭吃,省得做的,只是分的时候闻到枣糕的香味,不知咋的,老是想尝一口。

    尤其是当全家唯一的小孩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一手一个枣糕,吃的喷香,大人们更加觉得馋了。

    老二媳妇有些忍不住,从自己那份里拿了一块吃起来,像是给大家开了头一样,纷纷开吃。

    “这是咱家老四的手艺?这也忒好吃了!”老三惊讶的又拿了一块,细细品尝。

    小军很是珍惜的慢慢吃着,“林知青都说好吃呢,说外国都没有这么好吃的点心。”

    “那我可得好好尝尝。”说着,老三又去拿了一块。

    他媳妇笑话他,“你这是尝尝?三块都下肚了,我看都该吃饱了吧?”

    “嗨,就是尝尝,你还不让我尝?”老三满不在意,让他吃就行。

    杜东倒是克制,见儿子、媳妇都爱吃,吃了一块就停下来了,仔细看着枣糕,眼里透出点亮光。

    老二将手上的枣糕仔细的掰开,发现内里松软,组织绵密,确实比乡里供销社卖的蛋糕还要好,“大哥,这要是放在供销社,得五毛钱一块儿吧?”

    “前提是你得有粮票。”杜东接了一句。

    杜北是一个小时后来的,只有大哥大嫂在等他,其他人已经去干活了。

    “大哥,大嫂。”

    “嗯,怎么还背着筐?”

    “一会儿还得上山去摘酸枣,家里白面也没了,下午还要去换点白面,还有白糖...嫂子,你这儿还有鸡蛋吗?”

    “有呢,你要多少个?我给你搝去。”大嫂很痛快,四兄弟里只有老四不养鸡,平时吃鸡蛋都是从他们三个大的家里拿。

    这时候管的不像以前那么严格,村里人家家户户都养三只鸡,再多就不让养了。

    杜北原来也是养的,但是杜萍萍经常去他家里摸鸡蛋,最过分的一次还把杜北准备杀了的老母鸡抢走了。

    养了又到不了自己人嘴里,还要浪费点粮食和体力,杜北也就不养了,甚至养成了藏东西、锁门的好习惯。

    “要十个。”杜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憨憨的说,“昨天做的枣糕里头没放鸡蛋,吃起来就差点意思,我今天想再做一锅,到时候给小军拿来慢慢吃。”

    杜东抽着旱烟,“老四,你咋突然想起来做酸枣糕?”

    “上次去城里,林知青想在供销社买点心来着,但不是没票么,没买就回来了。”

    “我瞧着林知青像是爱吃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