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4、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4)

4、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4)

    杜北的目的达到了,夹了一筷子白菜给他,趁热打铁的说,“那吃过饭咱们就去知青所搬粮食去,都搬过来也省心了,明天早上你就来我这儿吃。”

    反正已经答应了,林青舒见他着急去搬,也没说什么。两人吃过饭,杜北催着他一起回了知青所,将他的那份粮食都搬走。

    林青舒原本还有些紧张,但知青所的人并没有人询问他,他也就放下心了,杜北将一个鼓鼓囊囊的小布包塞给他,还带着香甜的味道,“留着万一饿了的时候吃,我回去了,明天早上记得来家里吃饭。”

    小布包里是四个小圆饼,只有林青舒的巴掌大小,想起前两天杜北说他有点太瘦了,他眼睛里满是笑意,这是打算养胖自己?

    回了家,杜北将早就泡在盆里的酸枣清洗干净,放进锅里煮,煮到差不多了将枣子都捣碎,然后继续用小火煨着。

    这样灶里的火也不会熄灭,锅里也有东西煮着,他另外烧了一锅热水,洗漱之后赶紧睡下,明天一早还得起来做枣糕。

    林青舒闻着着香香甜甜的饼味,也同样睡下了,睡前他不由得有些期待第二天的到来。

    北方一进入十月,白天会越来越短,杜北起来时外面天还是黑的,他用冷水洗了把脸,接着做枣泥,枣糕好不好吃,就看枣泥做的如何,只是他现在缺的材料比较多,做出来的成品也让杜北有些不满意。

    林青舒来的时候,看到摆满了竹帘的枣糕,香甜之中还有酸枣特有的味道,“这是你做的?”

    杜北正在炒鸡蛋,“对,不过做的不太好,你尝尝,我觉得不够酸也不够甜,口感上还不够绵软,啧,还是得再调一调方子和用料。”

    林青舒闻着空气弥漫的香气,一点都不觉得像杜北说的那样不好,忍不住选了一个最小的尝了尝,“唔!好吃的!”

    “不用安慰我,确实没做好,今天还得上山去摘酸枣,然后去供销社买些白糖。”杜北将菜端到桌子上,“吃饭了。”

    “我不是安慰你,是真的好吃!”林青舒将一块枣糕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望着周围一块块的枣糕,有些馋的舔了舔嘴唇。

    “你喜欢吃给你留两块,剩下的一会儿拿去大哥家,快过来吃饭。”

    两人正在吃饭,听到院门被敲响,而且见没人开门,还在不依不饶的敲着,杜北放下筷子,“我去瞧瞧是谁。”

    打开门一看,是方莺,只是比起半个月前,现在的方莺稍显狼狈,眼下的乌青很是明显,见到他人,眼眶都有些红了,委屈巴巴的叫着,“北子哥。”

    “你是谁?”杜北好像不认识这人一样,声音很大的问着,旁边邻居家的婶子都听见了。

    其实也怪方莺着急,一直敲门,杜北本来不想开门的,只想和林青舒好好吃顿饭,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人,他希望能给林青舒最好的感情。

    但方莺也挺固执的,敲门时间有点长,不光是杜北听见了,旁边挨得最近的邻居也听见了,只是发现敲的是杜北家的门,就没出来,听见杜北问话,有些好奇,打开门瞧了一眼。

    “北子哥,我是那天和萍萍一起来的。”

    杜北很是震惊,“是你啊,你不会又是来讹我的吧?我连你叫啥都不知道,你咋不去找别人啊?”

    “北子哥,我只是喜欢你,才...”

    “我的天呀,你喜欢我?我都没见过你,一上来就要彩礼,这种喜欢我可受不起,受不起!”杜北一副惊恐的模样,“这个大姐,你喜欢我啥呀?我改还不成?别讹我了,我没钱,真的,真没钱!”

    旁边的邻居看着杜北惊慌失措的,好像对面是个女夜叉的模样,忍不住噗嗤的乐出声,让自家小子从后门出去,去找杜东媳妇来,都是老邻居,杜北还叫她一声婶子呢,总不能看着孩子挨欺负。

    “我说大妮子,你是哪个村的啊?眼光倒是挺好的,杜北这孩子打小就老实,不会说瞎话也不到处瞎跑,说不认识你估计就是真没记住你,你跟我说说,你咋认识的杜北?”

    杜北看见她,皱着眉搭拉着脸的叫了一声,“婶子,这人脑子有毛病,她上次和萍萍一起来的,张嘴就说看上我要让我多出点彩礼,婶子,我都不认识她...”

    邻居看着方莺的打扮,一身白底粉花的的确良,还主动来敲男人的门,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姑娘,再听杜北说多要点彩礼,心里有数了。

    “这是打量着杜北老实,来骗钱的吧?”

    方莺赶紧摇头否认,“不是,真的不是,上次是萍萍说错话了,我只是想和北子哥见见面,而且,而且上次在城里咱们是见过的呀,北子哥你忘了吗?”

    杜北挠了挠后脑勺,很是真诚又疑惑的问,“我最近没去过城里呀?你说的是啥时候?我上一次、上上次都是和林知青一起去的,再往前都是前年的事儿了。”

    他声音大,又是早饭的时间,有吃饭快的村民们,已经来大街上溜达了,听见声音就凑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