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都市言情 > 穿成三个反派崽崽的锦鲤娘 > 第两百章 庆云县主被伤害

第两百章 庆云县主被伤害

    此时顾咏春脑海里冒出一个人来。

    就是1空,除了他,他想不到还有谁。

    他正打算出去,没想到安王妃一把抓住他,“你这个混蛋,你毁我女儿清白我还没说呢,你还想把罪责推到别人头上!”

    “夫人,请恕我无礼,不过这事儿真的不是我干的,我也是被别人陷害了,我...对您家小姐真的...真的...”

    “你什么意思?你占了我家女儿便宜,还嫌她?”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您别太激动,兴许咱们都被人摆了一道儿。”

    之后他立马转头看向庆云县主,“敢问县主进我房间之前可否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庆云县主一愣,想起一个小和尚送梅子酒。

    她当即说了梅子酒的事儿,顾咏春一愣,他也喝了梅子酒,难道鬼就出在梅子酒身上。

    “我知道了,很有可能梅子酒里有被人下药。”

    顾咏春一说,庆云县主醒悟过来。

    这时安王妃也冷静下来。

    “女儿,他说的是真的吗?”

    “母妃,是的,我也怀疑是那个酒的原因,因为我喝完就晕了过去。”

    “好,既然有由头,那就好查了。”

    之后他们正准备出去,突然大门被人打开。

    外面一群和尚站在那里,看到他们,庆云县主当即觉得很是不自在。

    还是慧远方丈走上前,“止观,今日之事为师你如何处理?这对顾白晴施主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你该好好弥补。”

    “师父,我....我不是...我是被人....”顾咏春想解释他们是被人陷害。

    他正要说,1空这时站在人群中大声道,“止观师弟,今日发生之事我们全部都看到了,你真把大家当瞎子吗?你明明和庆云县主苟...”

    “住嘴!“安王妃听完大怒。

    “你是什么人?我们安王府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了?”

    1空当即住了嘴,怯怯退下。

    安王妃想到刚刚顾咏春说的话,怕这个人就是其中一个参与此次陷害事件的坏人之一吧!

    她不由的又多看了那1空几眼,1空像是有些心虚似的,低了下头。

    安王妃一个一个的看过去。

    堵的住一个人的嘴,堵不住一群人的嘴。

    她知道,庆云县主和一个和尚衣衫不整的消息马上传遍整个少林。

    此时,庆云县主也道,“慧远方丈,我想说,是有人陷害我们,是梅子酒。

    我是喝完梅子酒后就晕了,醒来就这样了。只要找出梅子酒的制作者,就能找出是谁背后陷害我们。”

    “那你还记得是谁吗?”

    庆云县主眼神一凛当即道,“只要他在这其中,我一个一个看过去,总会想起。”

    慧远方丈只好对着那些和尚吩咐道,“快将这庙里所有的和尚喊到这里来,就说有急事。”

    不一会儿的工夫,和尚们喊人的喊人,通知的通知。

    此时1空紧紧握拳,但他神色镇定如常,好似心中肯定他们找不到那人似的。

    没多久,庙里的和尚全部请了过来。

    “你们都站好,抬起头来,让庆云县主好好辨认。”

    庆云县主当即绕着这些和尚走了一圈,人非常多,她只记得是一个年龄很小的很年轻的和尚。

    顾咏春当即道,“给我梅子酒喝的是新来的小和尚印光,不知庆云县主看到的是否是他?”

    顾咏春指了指其中一个小和尚,那印光见顾咏春提到自己,当即颤颤跪下,看向慧远方丈,“师父饶命啊,东西可以乱吃,师兄话不可以乱说啊。我今日...今日一直呆在殿内诵经,不曾来过禅房。慧远师父可以作证。”

    之后那慧远方丈看了顾咏春一眼,“他说的不错,今日他根本没有去禅房,一直和我在大殿内。”

    “那可奇了,那是谁给我的梅子酒?”顾咏春觉得诧异。

    “是不是师兄诵经太过专注,忘记了那人长相,自动带入我了。”

    顾咏春又盯着那印光瞧了瞧,好似确实有些出入,但是真的很相似。

    难道真的是自己认错了人?

    庆云县主也绕着那群人走了三圈,最后发现那里根本没有给她梅子酒的和尚,难道自己也是记错了。

    不对啊,她明明记得就是一个和尚呢。

    庆云县主又绕着找了一圈,还是无果。

    “既然没有找到,那说明此事还有待商榷!”慧远方丈道。

    慧远方丈之后对着安王妃道,“安王妃,今日给您带来不便确实是我们的错,还请您不要见怪!”

    “你说不要见怪就不要见怪?那他怎么处理?”

    安王妃指着顾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