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前往庆明城

    厉韩没想到宿西洲竟然这么维护他这位未婚妻,眼神微微一变,看来他对陶万锦的在乎不是一点点啊!

    “抱歉,是我逾矩了。”

    厉韩没什么诚意的道了句歉。

    陶万锦扯着假笑:“厉先生客气,我原谅你了。”

    厉韩:“……”

    又不是跟你道歉。

    “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就不在这和宿爷多聊了。”

    厉韩决定选择战略性撤退。

    宿西洲也不留他。

    只是在厉韩刚走出去几步的时候,忽然听到陶万锦喊了一句:

    “我喜欢你。”

    厉韩:??

    宿西洲:!!

    就在厉韩转过身,难以置信的看着陶万锦的时候,却看见陶万锦对着宿西洲夸张的比着手势,还一边说:

    “你!是我的神!”

    厉韩:……

    宿西洲:……

    噗嗤。

    不行,他不能笑场。

    陶万锦尴尬的脚趾扣出一座芭比梦幻城堡,谁让她在厉韩要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任务还没完成。

    不过这应该也算是完成了吧?

    陶万锦心虚的看了眼宿西洲,千万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啊!

    宿西洲脸绷着,好像并没有因为陶万锦的那句话而感到尴尬。

    但实际上他心里已经发笑了。

    不过这时候厉韩还没走,宿西洲转头憋着笑,冷声问:“厉先生不是还有事吗?”

    厉韩也被陶万锦刚刚那么夸张的“宣言”搞的头皮发麻,这个陶万锦看起来好像不太正常。

    还好他的未婚妻只是有点嚣张跋扈,这么对比起来,他竟然觉得还不错?

    厉韩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宴会结束了,该走的走,该散的散。

    陶万锦正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想到宿西洲坐着轮椅来到了她面前。

    “陶小姐,今天辛苦了。”

    宿西洲对她微微勾了一下嘴角,浅淡的笑容让他多了一份魅力。

    陶万锦面对他如此微笑却表现的很警惕,她知道宿西洲不是什么好人,笑得这么花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听到她心中所想的宿西洲,有点无奈,难道在陶万锦眼里他就是一个这么不值得信赖的人吗?什么事都带着目的性?

    不过无奈归无奈,这也不妨碍宿西洲询问陶万锦:“不知道陶小姐今晚还有没有时间陪我共进晚餐?”

    陶万锦:“……”

    不要,她好累的。

    宿西洲想到了之前她说陪他跟人敬酒很累的事情,挑了一下眉。

    小混蛋身体素质不行啊……

    “宿爷,哦不,西洲。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比较好。”

    陶万锦可不想继续留下来和他共进什么晚餐了,她只想赶紧回家,然后扑倒在她那二十英尺的大床上。

    宿西洲没想到她拒绝和自己共进晚餐,就是为了回家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

    “……”

    陶万锦见男人眸色深沉的盯着自己,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她说错话了?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那啥,宿爷,你没吃饱?”

    看不出来啊,宿西洲竟然这么能吃!

    宿.大胃王.西洲:“……”

    他只是单纯的想让陶万锦陪着自己而已。

    不过尽管被陶万锦当成“大胃王”,宿西洲还是认了。

    他说:“我没怎么吃,打算去餐厅再吃一顿。”

    陶万锦:哇哦,这就是有钱烧的慌吗?

    花了一大笔钱请各个上流人士聚餐,结果身为主人家的自己没有吃饱,还要再单独去餐厅弥补。

    宿西洲听到她心里的话,有那么一瞬间竟然觉得她说的好对。

    他掏钱请一堆人吃饭,结果自己没吃饱,好像的确很亏?

    不过话扯远了,宿西洲又问了陶万锦一遍:“你去吗?”

    陶万锦:“去。”

    有饭不吃王八蛋。

    宿西洲:……

    看不出来陶万锦还挺会省钱的。

    宿西洲让自己的助理定了一间包厢,他们过去的时候菜已经准备好了。

    “难怪你在路上问我想吃什么,原来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点餐了。”

    陶万锦看着一桌子大部分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差点儿馋的口水都流出来。

    她在宴会上吃饱了是一回事,但是过来享受自己喜欢的美食又是另外一回事。

    宿西洲看着她两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己,“可以开动了吗?”

    宿西洲:“嗯。”

    得到宿西洲的回答以后,陶万锦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