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状元娘子飒又甜 > 第480章 活该 (五更)

第480章 活该 (五更)

    “爹爹,抱抱。”冬冬伸着肉嘟嘟的小手冲着沈舟横嚷嚷道。

    “等爹爹洗完澡回来再抱抱。”沈舟横微微弯腰与自家儿子平视道。

    “你看看脏不脏。”齐夭夭指着他的花猫脸道,催促道,“快去、快去。”

    沈舟横起身回了房间,拿上洗漱用具和换洗衣服去了后面水井处。

    将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净,再回来时陈氏已经端着打卤面坐在走廊上。

    “你今儿洗的时间有些长啊!”齐夭夭看着一身水汽走过来的沈舟横说道。

    “主要太脏了。”沈舟横坐在竹桌前,“先让我吃饭,差不多一天没吃东西了,有什么吃完饭再说。”拿着筷子将面条搅拌匀了。

    “好好好,你吃。”陈氏忙不迭地说道,“我们不打扰你。”

    沈舟横挑着面条,吸溜、吸溜大口的吃,一盏茶的时间,就将一碗面条给干到了肚子里。

    沈舟横抿了抿唇看着她们说道,“是武有德纵火烧了赌坊,赌坊里的人和赌客一共二十来人全部被烧死了。”

    “这火是傍晚放的,怎么可能一个人没逃出来。”陈氏惊讶地说道,“这火也不可能一下子烧起来吧!咱烧火煮饭生火还有些费劲儿呢!”

    “傍晚吃饭时间没什么人,武有德泼了火油,又用大锁将赌坊大门给锁住了。”沈舟横琥珀色的瞳仁看着她们又道,“因为是赌坊,为了防止赌客输钱跳楼,所以都是特制的门窗,想打开没那么容易。”

    “我的天啊!”陈氏捂着嘴闷声道。

    “那这火咋灭的。”齐夭夭关心地看着他说道,“我看着那火都染红了天空,整整烧了一夜。”

    “还是你及时的提醒拆了左右各拆了两间房,总共烧毁了八间房。总算保住了整条街道,也保住了县城。”沈舟横打了个寒颤,心有余悸地说道。

    “也幸好没风,不然拆房也不管用。”齐夭夭庆幸地说道,忽然想起来道,“对了,这拆房人家东家能愿意了。”

    “房主是莫县丞和周主簿,两人这次识大体,还安排家丁一起拆。”沈舟横十分感激地说道。

    “行吧!”齐夭夭闻言眉峰轻挑了下看着他说道,不管如何感谢他们。

    “武有德这为啥要烧赌坊啊!”齐夭夭十分好奇地看着他问道,“这以前不烧,咋突然转性了。”

    “我觉得可能知道赌坊这十赌九骗了,所以才去报复的。”沈舟横想了想猜测道。

    “有可能。”陈氏努努嘴道,“被骗的那么惨,一把火将赌坊给烧了,这算是替天行道了。”

    “算什么替天行道。”齐夭夭冷哼一声,眼底冰冷看着他们说道,“害人终害己,死有余辜。一点也不值得同情。”视线落在沈舟横身上道,“像武有德这般纵火,且伤人性命,律法怎么判。”

    “依律当斩,只不过武有德死了。”沈舟横浅褐色的双眸看着她们说道。

    “死了?怎么死的?”陈氏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说道。

    沈舟横将武有德的事情简单的说一遍。

    “养不教父之过啊!”陈氏闻言感慨道。

    “那武员外呢?”齐夭夭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说道,“他这么做也是违法的。”

    “他现在受不了武有德的死亡,疯了。”沈舟横沉静地双眸看着她们说道。

    “这真疯还是假疯啊!”齐夭夭黛眉轻挑看着他说道。

    “疯不疯的,他即便违反律法也判不了,顶多训诫一番。”沈舟横深邃犀利的双眸看着她们说道。

    齐夭夭错愕地看着他说道,“这疯了,你训诫他也听不懂啊!还不如让他家里人看好了,别在出来害人。”

    “肯定不会的。”沈舟横姜褐色的瞳仁看着她说道,“武家会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的,毕竟他儿子办的事情,全县百姓会骂死他们的。差点儿害的全城被烧。”

    “这正好一年,真是令人唏嘘。”陈氏微微摇头感慨道。

    “算了,不说他们了,你要不要睡会儿。”齐夭夭隽黑明亮的双眸看着沈舟横的黑眼圈道。

    “不行,得等会儿再睡,我得出去一趟。”沈舟横澄澈的双眸看着她们说道。

    “出去干什么?”齐夭夭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问道,“有事吗?”

    “有个小伙子被烧伤了,我去看看,再拿些药给他。”沈舟横澄净的双眸看着她们说道。

    “他没去医馆吗?”陈氏闻言随口问道。

    “去了!不去看看我不放心。”沈舟横浅褐色的双眸看着她们说道。

    “那快去快回。”齐夭夭闻言忙说道。

    沈舟横去了书房从药箱里拿出治疗烫伤的药。

    打听到小伙子的家,直接去了,检查了一下处理的情况,将烫伤药留了下来,嘱咐了一下如何用药。

    在他们再三谢谢声中,沈舟横离开了。

    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