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 > ??12.“我想听你弹钢琴……”

??12.“我想听你弹钢琴……”

    虞欢的视线被领带挡住,黑暗里男人的声音仿佛显得更有恶意了些:

    “学校里不是挺纯的吗,床.上怎么这么*?”

    虞欢拧眉,抿着嘴巴不说话,他从来没被人这么说过,脸颊到脖子的皮肤都不受控制地染上了一层绯红。

    斐子瑜在少年泛着水光的嘴唇上蹂躏,对方就顺从地半张开唇,曾经爱.抚过黑白琴键的手指略过红唇皓齿,斐子瑜稍微直起上身,居高临下:“说话,不说话我就*你了。”

    “斐子瑜……”虞欢物不能视物,心里没底,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索性嘟囔了一句对方的名字。

    蹭在虞欢嘴角的手倏地顿住,虞欢察觉到男人动作的停滞,偏头又喊了一声:“怎么了?……”

    当真是像极了,发烧之后的鼻音也很像。

    这让斐子瑜不可避免地想到封望感冒时候皱着鼻子教他弹琴的样子,那场感冒还是因为他染上的……

    最后虞欢还是被男人抱起来zuo了,窗外雨声与室内暧.昧的低语缠绕在一起,矛盾又和谐仿佛一曲精心编撰的小夜曲。

    虞欢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就猜到男人不惜为他花大价钱的原因是什么了,又从斐子瑜捏着他脖子让他反复说话的样子窥见了些背后的谜底。

    大抵是他的声音实在得斐总的欢心,思及此,虞欢沉默瞬间,又驳回了自己想法。

    其实十万块钱对于斐子瑜来说应该不算多,所以……自己可能也不算那么‘得宠’吧?在斐子瑜眼里,他也就是个买来娱乐的小玩意。

    今晚的斐子瑜格外野蛮,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没了以往chuang.事上的温柔,即使虞欢还在发烧,也没得到半点怜惜。

    他从中得到的痛比欢愉更多,但他仍旧叫得很好听。

    把老板伺候好了,就能提点无伤大雅的小要求了吧?

    他已经很久没听别人弹钢琴了……

    窗外的大雨下到早上都还没停,雨声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催眠音。

    虞欢沉入一片深黑色的海里,耳朵嘴巴里都倒灌进腥咸的海水,这片海域深沉而不平静,狂风大作、暴雨侵袭,他吐完肺里最后一口氧气坠进黑暗里。

    黑漆漆远方隐约有亮光闪烁,他拼了命游过去,有急促的呼喊声戳破隔音膜,清晰传入他的脑海:“虞欢?虞欢!”

    白光瞬间盖过黑暗,他眼睛被白光刺激得一痛——是头顶莹亮的吊灯。

    虞欢醒来,却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荒诞感。

    视线聚焦在斐子瑜垂在他侧脸的手指上,那手白皙细腻、骨节分明,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隐约可见——

    他想起斐子瑜在聚光灯下弹奏钢琴时那双在黑白琴键上翩跹起舞的手。

    接着,这只手收了回去。

    虞欢的视线追着望了过去,“我,我想听你弹钢琴……”

    声音沙哑得没法听,他也是张口才发现声音被卡在喉咙里,虞欢咽了口唾液才顺利发出声音,只不过嗓子疼得厉害。

    虞欢不知道斐子瑜对于钢琴的洁癖,还以为是自己声音不好听了才让斐子瑜皱着眉,男人自从他说了这话之后表情不太好语气也格外冷淡:

    “发烧还想什么钢琴,起来把药吃了。”

    虞欢敛眉垂眼,心里闪过一抹失落。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左手上又挂了一瓶盐水,虞欢叹了口气,昏昏沉沉地坐起来吃药喝水,极度不清醒地抓住了男人离开的衣摆:

    “我想听你弹钢琴……”少年的声音压得很低,喉咙里沉着几声呜咽,像是一只流浪小狗抓住最后一次被领养的机会,可怜巴巴地在朝主人撒娇。

    斐子瑜转过来抬虞欢的下巴,又把少年的刘海儿撩了上去。

    那双昨晚被领带遮住的眼睛里如今潮水泛滥,波光粼粼的。

    红唇上有一处小口子,已经结疤了,虞欢抿了抿下唇,还有些血腥味,他可怜巴巴地还不放弃:“我就想看你弹钢琴。”

    斐子瑜嘴边的重话最终没说出口,他早上起来也觉得昨晚自己过分了些,再加上虞欢这满眼的依赖和渴求,让他前所未有地对这双眼睛产生了一点喜欢。

    因为弹钢琴而带着薄茧的指腹重重抹过少年泛红的眼角,把虞欢含在眼眶里的泪珠硬是带了出来。

    或许是男人心里控制欲和施nue欲得到了诡异的满足,斐子瑜“嗯”了一声,到底还是同意了。

    虞欢原本就不是矜贵的命,高热来得快走得也快——但前提是要斐子瑜不折腾他。

    他不想拉下学校的课程,周一大早上,虞欢吃完退烧药之后收拾一番就去了学校。

    前几天来家里做早饭的陈阿姨不知为何今日并未出现。

    虞欢烧退了但总归是不太舒服,他进厨房扫了一眼,心里犹豫一番还是懒得自己做饭,在路上买了面包啃掉垫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