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 > 7.“嘶!你属狗的吗?”

7.“嘶!你属狗的吗?”

    斐子瑜把虞欢拒绝的声音听进耳朵,还以为对方是因为爱干净不想衣服沾到墨水。

    他把虞欢稍微放开了点,低头一看。

    怀里的人眼睛都红了,琥珀色的瞳孔泛着一层水波粼粼的光,纤细的手臂死死搂着他的肩膀,拼命把自己往他怀里送,好像这样就能离桌面远一点儿似的。

    呵呵。

    斐子瑜觉得好玩得紧,把人翻了个面,调笑道:“衣服没弄脏呀,你可真是个娇气鬼啊。”

    说完也不管虞欢的挣扎,直接把人打横抱起,进了屋。

    从阳台到床上的路上,少年一直把脑袋埋在他颈窝里,频率稍快的灼热呼吸洒在他侧颈,湿漉漉的。

    虞欢就这么埋着,不说话也不吭声,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不过今天他斐子瑜心情好,愿意哄哄小情人。

    他把人轻轻抱到床上,凑到对方耳边低语:“这么爱干净啊?”声音带着笑意和磁性,能让人麻掉半边身子。

    不出所料,虞欢的耳朵轰一下红了,眼底还是水汪汪的一片,不同于刚才,现在还多些情欲的潮湿。

    虞欢的喉结滚了滚,扰动起性.感的波纹,他压下眼底的暗色,主动扣着斐子瑜的后颈,抬着细腻好看的下颚接吻。

    两只唇瓣轻巧细致地相互研磨,像是渴求甘霖的旅人遇见绿洲。

    这一天的虞欢状态很好,让趴着就趴着,让坐着就坐着,眼睛半眯半睁看人的视线带着撩人的小钩子。

    斐子瑜被勾得不行,拉着人洗澡清理的时候又做了一次,浴室的瓷砖很滑,虞欢不好找着力点,只能靠在男人身上寻求安稳。

    斐子瑜抱着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虞欢累得不想动,泄愤似的张口在他肩头咬了一口,力气还不小,尖锐的虎牙刺进皮肉离,男人肩头有一点点血丝渗了出来。

    “嘶!——你属狗的吗?虞欢。”

    斐子瑜侧头看了看自己被小狗咬到的伤口,“你刚才不也很爽吗?嗯?”

    说完,男人报复似的把人颠了一下,换来少年一声惊呼以及搂得更紧的手臂。

    客房的床单脏的没法看,斐子瑜直接把人抱回三楼主卧睡了,虞欢有些清瘦,躺在他的大床上显得很小一只。斐子瑜难得觉出点可爱来,伸手揉了揉对方略显湿润的头发。

    但这次好像是做的有点狠了,虞欢睡了一下午直到晚饭的点都还没醒。

    门铃响了,斐子瑜记得并没有叫人来,他带着疑惑去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老宅子里的陈阿姨——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老一辈人了。

    等陈姨做完饭之后,斐子瑜把人送出门口并嘱咐了以后不用再来。

    斐子瑜其实不太喜欢家里有佣人之类的,他住的地方通常是不会请生活保姆的,也就是助理帮忙喊个钟点工来打扫清洁。陈姨多半是他妈妈私下决定喊来做饭的。

    斐子瑜特意叫了陈姨煲粥,厨房里的香气飘过来萦绕鼻尖,他盛了一碗稠粥放旁边晾凉,顺便上楼叫人起床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