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 > 4.“别弄我……”

4.“别弄我……”

    虞欢没想到这才一周不到,他又见到魏助理的车停在教学楼外。

    上次错过早课被斐子瑜知道之后对方让他每学期都把课表报一份上去,斐子瑜收到之后直接发给魏云了,所以这次魏助理就直接开车来教学楼门口接人。

    好在开的是辆低调的,不至于让虞欢跟猴儿一样被围观。

    “不出校门吗?”路线跟学校正门完全相反。

    “我们先去寝室搬东西……斐总没跟你说吗?他想接你一起住。”魏云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排的人的表情,虞欢表情淡淡的,没有对他说的话有太大的情绪。

    虞欢低头翻看手机消息,聊天还停留在今天早上他发的早安,男人没有回复也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可能是忘记了。

    “啊,斐总可能太忙忘记了吧。”

    魏云是斐子瑜从创业初期一直到现在的助理,处理过对方各种各样的小情人,这种话他也听过不少。无非是不想在他面前落了面子,自欺欺人的话罢了,他笑了一下给人个台阶:“对啊,斐总最近工作确实很多。”

    虞欢寝室在四楼,没有电梯,魏云还以为需要自己上去帮忙才能搬。没想到虞欢拒绝了,下来得很快,只拖了一个小行李箱。

    看着小其实挺重的。里面大部分都是这学期的教科书,还有小部分的衣物。

    少年在学校里文文静静的,轻度近视的银边眼镜一架,白衬衫,米色裤子,板鞋。充满书香气,一个清秀的汉语言文学系学生样子,跟之前在声色犬吧的酒吧做侍应生的样子相差不可谓不大。

    这就是斐子瑜最看不懂的地方。

    之前他以为是虞欢喜欢端着,想*个冷美人的人设。

    但后来发现他好像原本性格就是如此,从来不会主动找斐子瑜要东西,看起来并不在意对方是不是需要自己。

    准备了衣服就穿,被需要就过去,剩下大多不被需要的时间也不争不抢的,倒是有种文人风骨。

    斐子瑜几个月不理他,他不慌不忙的。

    以前斐子瑜的情人都是热情的,诱惑的,偏偏这一次不一样……

    南大距离临水苑很近,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车程,目的地很快到了。

    斐子瑜的消息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直接略过了上面虞欢发的那句早安。

    斐子瑜: 魏云今天接你搬到校外住。

    虞欢停下来回消息:已经到啦,你今天晚饭回来吃吗?

    这次斐子瑜倒是回得挺快的,两分钟后对方说今晚不回来。

    东西不多,几本书几件衣服,虞欢不一会儿就收拾好了,转身给魏助理说谢谢,麻烦了。

    “这都不麻烦的,你先熟悉熟悉屋子吧,我就先走了。”

    送走魏云,虞欢才把一直揣在怀里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把黑亮漆的口琴,边角的漆有几条磨损后的银色露出来,但他只是这么隔着盒子看了很久之后关上放进衣柜最里面。

    今天他就只有上午的课,能一直呆在屋子里。

    厨房里面空空的,只有一些简单食材,所以晚饭他就自己简单煮了碗番茄鸡蛋挂面。

    这套小别墅比之前他去过的任何一套房子都要宽敞,虞欢还不习惯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一个人坐着吃饭,以前看的恐怖片剧情会突然窜上脑海。

    到客厅里把电视和吊灯都打开,嗦面,看电视都是顺带的。

    ——

    斐子瑜开门的时候客厅里的灯都亮着,明晃晃照在沙发上专注于电影的虞欢身上。少年好像总是在沙发里等他回家,这么想着斐子瑜心里有种莫名的情绪。他在玄关处故意弄出声响,少年转头过来,鼻尖红红的,眼角挂着泪珠子。

    吊顶灯的暖光透进玻璃珠透亮的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斐子瑜突然很想现在听听他的声音,正经的不正经的都想。

    “看个电影都能看哭?没出息。”斐子瑜边说边跨步过去。

    虞欢皱着鼻子吸了口气,想把眼泪压回去,男人却不想如他所愿。带着热度的指腹压着他的眼角,由轻到重地研磨。男人的掌心很光滑,是养尊处优的细腻,蹭在脸上像是一块温玉。

    “不是说不回来了吗?”虞欢的声音还带着浓重鼻音,听着瓮声瓮气,调子也低,像是抱怨也像在撒娇。

    斐子瑜皱了下眉头,他以前不喜欢这样的,情人的撒娇让他觉得反感。但这次他很受用,或许是因为虞欢的声音太像那个人了,这样撒娇的语气让他想了十几年的隐秘心思得到某种意义上的安慰。

    虞欢很懂得察言观色,当然不可能忽略掉男人皱眉的样子。低头把眼泪擦干净了,问道:“您吃饭了吗?”

    答案是没有。斐子瑜直接从公司回来的,还没来得及吃。

    他看着虞欢弯腰对他笑了一下,飞快地从腋下钻出去,“我帮您煮一碗面吧?”

    虞欢一口一个您叫着,有时候恭敬且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