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恐怖灵异 > [三国]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 第207章 袁小璟的奇妙之旅(15)

第207章 袁小璟的奇妙之旅(15)

    *

    袁璟敬佩的看着目露凶光的小伙伴,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万万没想到曹孟德曹将军有朝一日会被自家儿子冠以“父凭子贵”之名,真是可喜可贺。

    两个大小伙子坐在树杈上说悄悄话, 没一会儿就被夏侯惇循着动静找过来, 惇叔还没有从人能死而复生的稀罕事件中缓过来, 生怕大侄子一不小心又没了, 不肯让人离开眼皮子底下一刻钟。

    一个夏侯惇已经很黏人,再加上一个黏人程度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曹洪, 时刻被人盯着的感觉不太好, 要不然袁璟和曹昂也不会躲到树上来说话。

    算算时间,“父凭子贵”的曹将军差不多也该到了,艰苦的日子很快就能过去,阳光总在风雨后,自由就在眼前, 看完热闹就撤, 到时候谁都拦不住他们。

    俩人利落的从树上跳下来, “惇叔,开饭了吗?”

    夏侯惇笑的勉强,“开饭了。”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他记不清他年轻的时候有没有那么能吃, 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俩小子的饭量大的不正常, 难道死而复生的代价就是多吃饭?

    想不通。

    袁璟开开心心跟着曹昂蹭饭,别管夏侯惇和曹洪记不记得他, 在他心里他们是一家人就行,怎么说都是十几年的交情, 处的自在很正常, “我猜惇叔肯定在吐槽我们饭量大。”

    曹昂快走两步和真正的饭桶拉开距离, “谁和你我们,我已经过了饭量大的年纪,别拿我当幌子。”

    袁小璟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一边走一边叹道,“希望明早醒来可以看到典将军那伟岸的身影,有典将军在,旁人吃再多都显不出来。”

    典韦典将军,那才是真真正正的饭量大,他们根本没法比。

    曹昂耸耸肩,“典将军要是出现在这里,我父亲怕不是得羞愧到掩面而逃。”

    “瞎说,曹将军是那么脸皮薄的人吗?”袁璟煞有其事的反驳道,“典将军要是真的过来,曹将军肯定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升官加爵一路高升,没准儿地位能比儿子都高,当然,昂哥你除外。”

    两个人嘀嘀咕咕回到营寨,伙头兵已经烧好饭送过来,军中伙食就那回事儿,能填饱肚子就行,其他没有太多要求,色香味更是全都不存在。

    不过俩人也不挑,能吃好喝好自然怎么好怎么来,没那个条件也不是接受不了,带兵打仗最艰难的时候好些天吃不上饭,将领和士兵都得扒树皮煮草根,他们现在能吃上饭已经很不错了。

    尤其还是白嫖的饭,不花钱,吃着更开心。

    这边营寨里其乐融融,除了曹军带来的粮草以不合常理的速度飞速消耗着,其他没有任何问题,曹昂把夏侯惇和曹洪哄得心情舒畅,袁璟也没闲着,他马上要去见他二叔,这种绝无仅有的大场面必须好好准备,见面的时候容不得走神,不然再想看到他们家二叔呆若木鸡的表情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曹操快马加鞭赶到邺城,路上连睡觉都睡不踏实,要不是坐骑需要休息,他甚至能连夜赶路,不过即便路上有休息,连续几天高强度的赶路也让年纪不小的曹操显得疲惫又沧桑。

    曹昂看着快步走来的亲爹,二话不说拉过旁边的夏侯惇挡在前面,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试图将绕耳的魔音给忘掉。

    你说你都那么大年纪了,不就是看到死而复生的儿子吗,那么激动干什么,现在那么激动,将来他再走了可怎么办,也不怕激动过头身体受不了。

    曹大公子心里吐槽个不停,到底还是惦记着他爹,虽然此爹非彼爹,但是能在这个世界见到他爹还是挺不错的,至少他们策哥就没这待遇。

    可怜的乌程侯,竟然和他们策哥一样倒霉,惊天动地九死一生的战场没能要了他的性命,结果却死在一个黄祖手上,真是太可怜了。

    曹大公子至今仍然记得他们策哥听到他爹的死因时那想笑又不敢笑的古怪表情,父子俩如此同病相怜,这个世界对他们真是太不友好了。

    额,他们几个的死法似乎都不怎么说得出口。

    算了算了,以前的事情不重要,左右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已经死而复生,只要他们走的时候足够震撼人心,上次的死法肯定很快就会被天下人忘掉。

    他曹子脩!必须是万众瞩目的大英雄!

    曹大公子豪情万丈,旁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的好大儿,听再多遍也没有亲眼见到儿子活着更让他激动,“子脩,为父对不起你。”

    曹昂从做梦状态中清醒过来,硬着头皮上前一步,“父亲。”

    曹操听到久违的“父亲”更加激动,“子脩呜呜呜呜呜!”

    曹昂:……

    “惇叔,要不您先把我父亲弄进帐篷?”

    大庭广众之下,哭哭啼啼怪丢人的,他爹厚脸皮是一回事儿,爱面子又是一回事儿,现在情绪上头什么事儿 都能干出来,待会儿反应过来肯定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