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完结)

    就像两个人说好的一样,等到姜言大一些,两个人就把姜国交给他然后一起到处走走。在各地玩玩停停的过了几年,等到夏天的时候去徐州避暑。安亲王早就已经退下来,带着王妃去山寺之中,深居简出,徐州城军营现在是姜绥一人做主。姜绥跟潇钰的事情,安亲王虽然没说同意,但是也没有再阻拦,两个人只要不闹到他面前去,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年龄也已经大了,这些事情自然就不想管了。柳储明也在徐州跟姜绥两个人一文-武都倒把边境守得很好,更何况有柳储明在梁穆自己都天天往姜国跑,自然是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姜绥看到姜棠立刻又变回了他之前那副有些像小孩子的模样,扑到姜堂面前,用力的抱了抱他,然后又把他打量了几遍,叹了一口气,有一些抱怨的道。

    “小堂哥,我们都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徐州这边我走不开,你又一直在京城,也不知道过来看看我。"姜棠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有些无奈的敲了两下。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姜绥这时候也觉得有些不符合自己的身份,轻咳了两声,面上的表情又严肃了一些,但还是拉着姜棠的手不放开,带着他-路去了安亲王府。知道他要过来,柳储明早就在等了,三个人一起走进府里,被留在后面的魏楚衍把马车交给安亲王府i ]口的侍卫才跟着他们走进去。人许久没见,自然是在一起聊了许多,到后面姜绥才想起来问。

    “南南呢?去年他还来过徐州,没住多久就又走了,说是要回京城住- -阵子,这次没跟你们一起过来吗?"姜棠看了一眼魏楚衍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

    “我跟魏楚衍都出来很久了,也- -直没有回京城,走走停停一路玩着很量地方才到这里的。"姜绥一愣,面色比之前更幽怨了不少,小声的嘟囔。

    “走了那么多地方,到现在才来我徐州,果然是没有想我。”姜棠有些讨好的过去抱了抱他,这一路跟魏楚衍每到风景好的地方都要留下来住一阵子,所以走得很慢,因着徐州城离京城最远所以现在才刚刚走到这里。

    潇钰在两国都有生意,也不能一直留在徐州城,现在并不在,梁穆也没在这里所以并没有见到他们。一直在徐州城待了两个多月,潇钰才赶过来,再加上梁穆六个人一起坐在一起吃了饭,最后等到徐州城开始变冷,魏楚衍才带着姜棠又一路回京。外面玩够了,两个人还是打算回京城里住,毕竟那里还有姜言在,还有他们熟悉的一切。两个人从徐州又一路坐马车回了京城,因为路上温差有些大,姜棠病了一次,两个人只能停下来在附近找了家客栈暂时住着。晚上姜棠缩在床上,跟床边的魏楚衍大眼瞪小眼,许久之后把整个人都罩进被子里,声音闷闷的从里面传出来。

    “魏楚衍,我都说了不喝药了,你干嘛要逼我,药那么苦,你自己怎么不喝?”魏楚衍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两个人在一起都几十年了,姜棠还是这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嫌苦闹着不喝药,之前给几个果脯还能乖乖的把药喝了,后来年纪越来越大,只会偷偷的吃果脯,躲着喝药。本来他刚刚给姜棠拿了一包果脯放在旁边让他把药吃了,结果姜棠非得说想吃炒栗子。魏楚衍只能出去给他买栗子,回来的时候果脯都已经吃完了,药都快凉”了还没动过。这才站在床边逼着他喝药的。

    ”棠棠,现在是你生病,当然是你喝药了,再说我喝药什么时候像你这样了?”姜棠就当听不见,闷在被子里不说话,从旁边偷偷伸出一只手,想把魏楚衍刚买的炒栗子偷回被子里,但是手还没等缩进去,就被魏楚衍一把抓住。

    “出来,把药喝了就给你吃,不然以后就再也不准你吃了。”姜棠无奈的把脑袋从被子里伸出来跟魏楚衍讨价还价。

    “我就吃两颗,吃完两颗之后我就喝药好不好?”魏楚衍抿着唇不说话,只是把药碗往前递了点。在一起这么多年,他自然是知道姜棠的脾气,一旦让他尝到了味道,他就没那么,想吃了,所以也就不喝药了。棠僵持了一会,只能无奈的探过脑袋去,就着魏楚衍的手喝了一口,把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还没等他说话,魏楚衍把碗往上抬了抬苦涩的汤药又一次灌下来,姜棠被迫都吞下去,一碗喝完魏楚衍才把碗拿开,他刚要开口骂人,魏楚衍剥了颗栗子塞进他嘴里,姜棠顿时就没了声响。魏楚衍一颗接一颗的,把栗子给他剥好放进嘴里,姜棠吃着吃着就忘了刚刚喝药的事了。等到姜棠养好了病,两人才又回了京城。姜言已经长大,知道两个人要回去特意到城门]口把两人引进城里,恭恭敬敬的对着两人行了礼,才走到两人面前道。

    “父亲,爹爹,你们可总算是回来了,之前说要出去看看,结果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到是把京城的事情全交给孩儿了。”姜棠也知道自己跟魏楚衍这样有些不负责任,刚刚准备哄两句就听身边的魏楚衍声音带着几分冷漠的道。

    “你现在是皇上,这些本就是你应当做的。”虽然习惯了魏楚衍的冷漠,但是这会还是有几分难过,抿着唇没有在说话。姜棠伸手戳了戳魏楚衍的腰,对着他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