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 > 宋青南宋繁番外 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宋青南宋繁番外 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白天是姜棠跟魏楚衍的婚礼,宋青南一直就跟在两个人身边。

    从早上他跟着魏楚衍一起进宫见到姜棠,然后就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两个人左右,到了晚宴的时候他也在台下坐着。

    因为两个人成婚之前宋繁出了京城要去找几味草药,所以成婚的时候他并不在宴席上,只有宋青南一个人,旁边也没有人能够管他,所以忍不住喝了几杯酒。912439813

    他觉得姜棠的婚礼他总得喝一杯才能称得.上两人关系好。

    只是没想到自己的酒量这么差,只不过是两杯而已就喝的有些晕乎乎的了,等到宴席散去,一群人都起身离开,唯独他坐在桌子上缓了好一会,都没站起来。

    于是他走在最后,自然也看到了魏楚衍把姜棠抱在怀里,两个人离去时候的身影,不知道是周围的夜色太过安静,还是因为他喝了些酒,有些醉了,莫名的就生出几分羡慕来。

    姜绥早在宴席之前就被潇钰给带出宫了,现在不在宫里,姜棠这会也跟魏楚衍一起离开了,到最后殿里只剩下他一个,宫人们来收拾桌子,才把宋青南扶起来,他自己脚步有些虚浮的往宫外走。

    宋青南怀里有药是宋繁临走之前给他留下的,宋繁就是太过了解他,大概也想到了他在宴席上会喝酒,所以特意给他留了醒酒药,宋青南从怀里掏出来吞下去,才又继续晃悠着往他住的房子里走。

    好在他住的地方离宫中并不算太远,他就算是喝醉了也顺利找到了家门,敲开i ]走进去,但是却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跑到了宋繁的房间里。

    “师傅?”宋青南脸颊有些泛红, 还带着几分酒气,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喊了几声,但是都没有得到回应。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扒拉出自己胸前的骨哨,放在唇边开始吹,但一直吹到他呼吸不畅,眼前都有些发黑,都没有丝毫的回应。75”

    莫名的宋青南就感觉心里难受的厉害,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里往外流,他吸了吸鼻子,闷头趴在地上,呜呜的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迷迷糊糊的念叨。

    “师傅,你怎么不见了,师傅,南南没人陪,你是不是也不要南南了?”

    喝多了的宋青南已经完全把宋繁出去采药,不在京城这件事给忘了,他现在只是感觉所有人身边都有另一个人陪着,而他师傅不在身边,他现在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所以心里难受的厉害。

    宋青南不知道趴在地上哭了多久,一直到醉酒后的困意涌上来,他直接在地.上翻了个身,躺着就睡着了。★

    宋繁采药的地方离京城有些远,即使是他用了最快的速度往回赶,还是慢了一些,等回到京城宅子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他一进门立刻就问了门口的守卫。

    "南南回来了吗?"

    守卫原本还有些困乏,撑着身子在打哈欠,一听到宋繁的声音立刻清醒了一些,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回来了回来了,宫里的宴会一结束,小么)子就回来了,只不过......只不过好像喝了些酒, 看着脚步不稳,也没让奴才扶自己去了内院。"

    宋繁听到宋青南回来了,松了一口气,但知道他喝了酒,面色又阴沉了几分,点了点头,快步走进去,径直去了宋青南的房间。

    推开房门他特意放轻了脚步想去床边看看,但是没走到,就看到床上的被子根本就没动过,房间里并没有人。

    宋繁的眉头深深的皱起来,愣了一会,他立刻又转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宋青南小时候跟他睡惯了,经常会跑到他房间里去蹭他的床,他在的时候会把宋青南给赶回自己房间,但是每次他不在,宋青南还是会偷偷跑到他那里睡,所以这次不在房间里肯定又是去了他的房间。,

    推开自己的房门,还没有走进去宋繁就一眼看倒了躺在地上的人,他心中一紧快步走过去蹲下来,指尖在宋青南颈侧轻轻一-点,他松了一口气,人没事,只是睡着了。

    宋繁把人抱起来放到床上,宋青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人,小声道嘟囔了一声“师傅”就又开始哭。

    宋繁把自己身上的背篓拿下来,把人从床.上抱起来,揽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声音在夜里格外的低柔。

    “南南,怎么了,是不是受欺负了?师傅在,不哭了好不好。”

    宋青南在他怀里摇了摇头,嗡声嗡气气的说了一句。

    "师傅,南南想你了。”

    说完他吸了吸鼻子,把整个脸颊都埋进宋繁的衣服里,身子还轻轻耸动,传出轻微的抽泣声。

    宋繁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人,

    他从路边捡回来养大的人儿,这会就靠在他怀里,像是受了欺负钻进主人怀里的小兽一样,可怜又委屈。

    宋繁知道,宋青南被他养得教,如果真的是被别人欺负了,这会肯定就告状了,不会只往他怀里蹭却什么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