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 > 第五十六章 脖颈上一块一块的痕迹

第五十六章 脖颈上一块一块的痕迹

    “谁......谁说的,你又不是没住处, 回你自己家去。”姜棠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用力的往外推人。

    但魏楚衍比他力气大,抱紧了姜棠不放,姜棠就推不开。

    最后姜棠也只能放弃,就被魏楚衍抱在怀里,但还是靠过去在魏楚衍的脖颈上面又咬了一口。

    他之前不喜欢咬人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咬魏楚衍。

    姜棠想着,应该是魏楚衍也喜欢咬他,所以他跟着魏楚衍学坏了,这才咬人的。

    所以都是魏楚衍的错。

    “棠棠,我给你的那个白瓷小罐你还留着吗?"魏楚衍忽然开口。

    姜棠想都没想的点头。

    “留着啊,你告诉我很重要的,我自然要留着。"

    一边说着姜棠动了动,从枕头”下面拿出来给魏楚衍看。

    “放在衣服里我怕丢了,所以我睡觉都放枕头下面去了。”他有一些好奇, “所以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重要。”4101331040 44

    魏楚衍没有回答他,只是还是叮嘱他要贴身带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到时候找不到会很难受。

    姜棠认真的答应着,毕竟是魏楚衍偷来的,那肯定是很有用,很重要的东西了。

    姜棠有一些犯困,迷迷糊糊的靠在魏楚衍的怀里想要睡觉,临睡着之前,姜棠好像是听魏楚衍说了什么,但他没有听清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因为魏楚衍本来就是在宫里睡的,不用早起从摄政王府里过来,所以睡醒的时候还有一些早。

    他看了看身边还在睡着的人,靠过去吻在他的脖颈上面。

    姜棠睡着觉,感觉自己的脖颈上又痒又疼,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大脑袋,在他的脖颈上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他吓得一把把人推开,也一下子睡意全无, 定睛看过去才发现是魏楚衍。个人第一次同床睡,他还有一些不习惯,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魏楚衍,你干嘛啊,一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晚上就回你的摄政王府去。"姜棠撅着嘴抱怨,然后扯过被子来自己盖上,一点都不给魏楚衍留。

    魏楚衍也没跟他抢被子,自己坐起身来穿衣服,然后一边道。

    “你昨天不是说不能让京城的人乱编排我跟其他人吗?我在想办法解决。”

    姜棠皱了皱眉头,没明白他在想什么办法解决。

    一直到他起身,坐在铜镜前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脖颈上一块一块的痕迹,一 直延续到被衣服遮住看不到的地方。

    姜棠瞪大了眼睛,猛地站起身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魏楚衍。

    “你给我弄这么多吻痕干嘛,我今天要.上朝,怎么见人啊。

    姜棠捂着脖子,有些生气。魏楚衍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这样就不会有人编排我跟其他人了,他们就知道咬我的人是你了。”

    “怎么能这样呢。”姜棠并不想被别人知道,起码现在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在一起是一回事,外面的人怎么看又是另外一回事

    毕竟他是魏家的长女养大的孩子,而魏楚衍对外称是魏家失散在外的孩子,他现在姓魏啊。

    “我今天不去上朝了,不然被人看到不好。”姜棠难得冷静。魏楚衍看着他目光暗了暗,脸上的柔和少了一些,声音依旧是他惯有清冷。

    “不行,今天是春闱上榜的考生受封的日子,你不能不去。”

    毕竟姜棠是皇上,他可以不参与,但是还是要露面的,今天之后很多人就要受封去外地做地方官,姜棠怎么也是要露面的。9104=两个人僵持了许久,最后姜棠还是去了,不过他让纪福给他找了个手帕,从鼻子- -直挡到脖颈,对外说是风寒,见不得风。

    上朝时姜棠一直坐在龙椅上,静静的听着纪福读圣旨,然后把上任的公文-一个一个的发下去。

    第一个就是柳褚明,不过魏楚衍暂时没有让它离开京城,而是让他进了鸿胪寺。

    鸿胪寺是朝中管理外宾、朝会、喜丧礼仪的,不涉政,事情也不多,大部分时间是个闲职。在纪福说出鸿胪寺的名字的时候,姜棠看到了柳褚明眸子里透露出的一抹惊讶,其实他也有一些意外,作为一个状元,魏楚衍竟然让柳褚明去做一个闲职?

    姜棠看了魏楚衍一眼,但是魏楚衍没有看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姜棠也不好直说。

    等到下了朝,所有人都离开,姜棠才有机会问出口。

    “魏楚衍,你为什么让柳褚明去鸿胪寺啊,那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你之前不是还夸他有能力的吗?"

    魏楚衍一边看着手上的折子,侧头看了他一眼,反问道。

    “那棠棠觉得是为何呢?"

    姜棠过了一会才有一些小心翼翼的道:“是不是因为我啊?我上次请他吃了饭,还给他夹菜?"

    除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