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 > 第五十四章 一个小傻子用酒壶扔了好几次

第五十四章 一个小傻子用酒壶扔了好几次

    既然魏楚衍说了很重要那姜棠自然是要好好的收在怀里,他觉的应该是药膏或者是宝宝擦脸油之类的东西。

    但是看魏楚衍好像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也就没有问。

    因为两个人离得近,他一抬头就看到了魏楚衍发际线旁边已经结痂的伤口,一愣,用手摸了摸。

    “魏楚衍,你受伤了。”姜棠露出一点心疼,又有疑惑,竟然有人能够伤到魏楚衍。魏楚衍微微挑眉,因为伤口临近发际线,他早上又特意遮了遮再加上姜棠-直心虚着不敢看他所以并没有发现,直到现在两个人离得近了,姜棠才发现伤口。魏楚衍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没多说。

    姜棠又小声嘟囔着开口:“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把你打成这样,流血了吧,要不要我给你上药?”说着他还想把刚刚的小瓷罐拿出来是说不定里面就是药,但刚拿出来又被魏楚衍给按回去。

    “不用,不严重。”魏楚衍顿了顿又道, ”昨夜遇上一个小傻子,用酒壶扔了我好几次,最后一个没躲开。”

    姜棠有一些气愤,又有一些心疼,这会还没有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最后他还是小声的道:“下次你就打他。”衍忍着笑答应了。

    因为宫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两个人也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用完早膳又待了一会,姜棠如愿拿到一小罐腌好的小咸菜上了马。车。

    因为小咸菜并不太咸,容易坏,所以魏楚衍也没有给他装太多,反正他随时都是要回家的,姜棠什么,时候想要吃,他带进宫里,或者是姜棠出来都可以。

    到车上姜棠主动腻到魏楚衍的怀里,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软乎乎的撒娇。

    “魏楚衍,我昨夜喝醉了,头疼,你给我揉揉。"从今早睡醒,他就有一些头疼,但因为睡醒就跟魏楚衍闹了别扭,姜棠也不敢说话,所以一直忍着没有说。

    刚刚在院子里亲密了一会,他单方面觉得两个人算是和好了,也就没有顾虑了。

    魏楚衍捏了捏他的鼻子,才去给他揉着额头。

    “谁让你跑出去喝酒的。

    姜棠无辜的吐了吐舌头,他本来也是没想要喝的,就是被姜绥硬带出去的而已,只不过看到了那本书,又听到了那些话才喝多了的。

    他抓起魏楚衍衣服上的带子,用两只手在指尖玩着,然后小声的道。

    “魏楚衍,你知不知道京城之中还流传着你很多故事,还出了小画册呢,那画面......"姜棠啧啧了两声,不好意思说出来。魏楚衍皱眉想了想,之前潇钰也跟他说过这件事但是他并不在意,所以也没有管,现在想来这小东西应该是看到了什么,所以才骂他,还打他的。魏楚衍没有往下问道只是又沉声道:“我会让人去解决的,以后不会再有那些东西。”,

    “不止是东西,以后流言也不能有,明明都不是的事情,他们都乱说。”魏楚衍垂眸看姜棠,看到他撅着嘴巴一 副不满的模样,眸子里浮现出一丝笑意。

    ”好,那我再想想办法。"姜棠这才满意的靠在魏楚衍怀里闭,上眼睛,舒服的享受着魏楚衍给他揉着额头。一直到了宫门口,马车停了一会,因为外面还有纪福一同赶车,所以没多久马车又开始往前行。

    纪福从外面轻轻敲了敲车框, 对着里面小声的道:“皇上,听刚刚的御林军说姜小王爷过来了,这会在您宫里等着呢。”

    姜棠迷迷糊糊的都快要睡着了,隐约听到声音睁了睁眼,有些愣愣的看着魏楚衍。魏楚衍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姜棠才清醒了一些,从魏楚衍的怀里坐起来。

    “姜绥来了?”姜棠想了想,昨天自己回来的急,好像事情还没有解决呢,但他自己也拿不准,正好也魏楚衍在这里他就把问题扔给魏楚衍,只不过没说潇钰的名字。

    “那个......安亲王想要姜绥回徐州, 但是姜绥说在京城之中找到了个心仪之人不想要回去,让我把他给留下,这件事,你怎么看?”

    ”姜绥想要留在京城?"魏楚衍想了想这姜绥本就是跟着那些梁国刺客过来的,之前是不知道梁国刺客已经离开了,现在既然都已经知道了,安亲王自然是要叫这个宝贝儿子回去的,那现在想要留在京城自然就是姜绥自己想的了。

    过了一会,魏楚衍轻拍了拍姜棠的背。

    “他既然想要留在京城,那就让他留下好了,姜绥也是多年没有回京了,跟你又合的来,就让他留一阵子吧。”

    姜棠原本也是想要让姜绥留下的,但是人家爹叫他回去,他也找不到理由强留,所以才想着找魏楚衍商量一下的。

    “那我用什么,理由把他留下?总不能直说在京城有了心仪之人不愿意回去了吧。”

    “过阵子梁国使团就要过来了,传闻梁国二皇子也会亲自跟随使团一同过来,你是皇上自然不可以亲自招待,姜国又不曾有皇子,代为招待把,正好他们也应当是旧识了。”魏楚衍稍微一想就找到了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