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 > 第五十二章 要是强来怕是要伤到的

第五十二章 要是强来怕是要伤到的

    姜棠脸上被捏的疼,眼泪都忍不住流出来了,他不敢再说话,只是憋着嘴哭。魏楚衍跟他僵持着,直到最后姜棠摇了摇头他才终于把姜棠放开。,

    姜棠又往角落里缩了缩,抱紧了自己,闷闷的哭出声来,再也不敢说话。楚衍的脸色好了一些,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应该是弄疼他了叹了一口气,把人拉过来抱在自己怀里。

    “棠棠,以后你乖乖的,别说让我生气的话了,好不好?"姜棠不出声,就是哭,眼泪止不住的流,他感觉自己的脸颊疼的厉害,刚刚那样的魏楚衍也很可怕。两个人虽然同在一辆马车里,但是都没有再说话,只有姜棠隐忍不住的抽泣声。魏楚衍心疼,但也不知道怎么去哄他。一直到马车停在的寝宫门口,魏楚衍把姜棠从那车上抱下来,姜棠还是抽抽噎噎的靠在魏楚衍的怀里。

    纪福看到,想要劝一劝但是又不敢多话,毕竟这也不是他一个奴才可以干涉的。最后他还是叹了一口气,给两个人开了门,然后看到两个人进去之后,又跟着摄政王府的车夫去还马车。着姜棠走进房间里,把人放在床上,刚准备去打-盆水帮姜棠擦擦脸,就被姜棠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服不放手。

    “棠棠,你先放开我,我给你去打点水擦擦脸。"

    姜棠一听到他要离开,又更加用力的把他的手握紧,摇摇头。

    “不......不要,就让她独守空房间你不准去。"

    姜棠醉意上来,已经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他只知道不能让魏楚衍走,魏楚衍一走就去找别人了。魏楚衍皱皱眉头,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姜棠刚刚说的话都不是玩闹的,但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有了别人,偏偏喝多了小醉鬼还这么言之凿凿的,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棠棠,你说什么呢?谁要独守空房?"魏楚衍实在是不太明白。

    但是姜棠不在回答他,就是紧紧的抱着他,魏楚衍没有办法只能己的腰上,然后一只手托着他的屁股出去打水。把水打回来了,魏楚衍却没有办法给姜棠擦,因为他一推姜棠,姜棠就哭,把他抱的更紧。

    “呜呜呜,魏楚衍,你个渣男,你明明说是我的人了,还在外面有别人,还不准我说不要你,你怎么这么霸道啊,呜呜~。"

    姜棠一句话倒是能说的通顺,还条理分明,就是吐字有一些不清楚,魏楚衍都怀疑他没醉是装的。

    魏楚衍凑到他嘴边想要闻一下酒味,姜棠就以为他是要吻自己,一巴掌打在魏楚衍的脸上。

    “你有别人了,不准碰我。”

    魏楚衍的脸终于又沉下来“有别人”这句话,他今晚已经听姜棠说‘了不知道多少次了,难免有一些生气。

    ”棠棠,谁告诉你的?”魏楚衍沉声问。

    竟然有人敢在姜棠面前胡乱编排他。

    姜棠的哭声一停,因为他心中认定了这件事,所以看到魏楚衍的反应只以为他是承认“了所以哭的更厉害了一把推开他。

    “魏楚衍,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你走开。”

    “姜棠。”魏楚衍一把拉住姜棠的手腕, 又把他拉回来,然后箍在的怀里, “不是不想让我走吗,那我今晚就留下来如何?"姜棠泪眼婆娑的看着魏楚衍,虽然今天他确实是不想要魏楚衍走没错,但他为什么感觉好像有一些危险?魏楚衍的手抬起他的下巴,然后靠过去有一一些粗暴的吻住他。刚开始姜棠还是顺从的,但是后来魏楚衍吻的太过激烈,让他不能呼吸他就有一些受不了,想要推开了。只不过他的力气太小,根本没用,不知不觉他胸前的衣服都被解开,魏楚衍的手落在他的皮肤上,引的阵阵颤簌。魏楚衍把人推倒在床上,不顾姜棠的挣扎用力的吻他,他要用实际行动证明,没有什么其他人。吻着吻着他也有一些收不住了,身体起了反应,直挺挺的戳在姜棠的身上,硌的姜棠又开始哭。姜棠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件-一件都扔到了床底下,他望着床顶微微的抽泣着,魏楚衍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前,落下一个又一个的痕迹,手也不自觉的往下。

    “唔,疼,不要。”姜棠挣扎着踢了踢腿,魏楚衍喘息着抬头,声音也带着沙哑。

    ”棠棠,你明天清醒会不会生气?"姜棠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喊疼。魏楚衍的手指离开,眉头皱起。

    小东西的身体干的厉害,根本就不能承受,要是强来怕是要伤到的。

    这可如何是好。

    过了许久魏楚衍还是强逼着自己先离开,抱着姜棠匆匆用手解决了一次,等身体反应压下去,他才起身穿衣服。

    他出了姜棠寝宫,一路到太医院,然后直接翻墙入内,从里面找到个白瓷小罐的脂膏。

    虽然在宫里也用不到这种东西, 但是太医院肯定备着的,所以偷起来并不难。

    找到之后,魏楚衍又躲着人往回奔。

    从小在外面吃不到东西,饿的没力气都没有偷过的摄政王为了这种事情大晚,上的做了一次梁上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