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屋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 > 第十九章 魏楚衍在床边守了一夜

第十九章 魏楚衍在床边守了一夜

    魏楚衍一整夜都坐在床边,每次姜棠不老实的翻身或者是乱动胳膊他都是及时制止。

    不过他也是下意识的放轻了动作,所以并没有把姜棠给吵醒。

    等到第二天,姜棠终于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太阳都已经挂的高高的了。

    他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揉揉眼睛,但是胳膊一抬,立刻就疼的他身子一颤,睡意也瞬间消散了个干净。

    姜棠的意识回归,他这才想起昨晚上的事,他现在差不多是个浑身是伤的病患。

    姜棠用仅剩的一只能动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魏楚衍揉面一般的手法比较管用,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只是用力按下去的时候还有一些发酸。

    他勉强翻了个身,躺在床上,低了头去看自己胸口的烫伤。

    昨晚本就烫的不严重,经过了一晚上的时间已经结痂了,只是还有一些微微的疼,他身上最严重的还是被魏楚衍打的那一下子。

    他从床上慢慢的坐起来,一只胳膊挂在脖子上,然后探了探身子对外面叫了几声纪福。

    纪福听到声音赶紧推门,然后对着姜棠行礼。

    “皇上,您可算是醒了,现在都已经临近午时了,皇上可是饿了,要不要让御膳房把饭菜送过来?”

    纪福不说,姜棠还没有感觉到,现在一提起来他还真感觉自己有一些饿了,于是点了点头,刚准备叫纪福去,忽然就想起昨晚上守在自己床边的魏楚衍。

    “那个......魏楚衍呢?他昨夜不是在我床边守着了吗?什么时候离开的?”

    姜棠想着魏楚衍总不会在自己的床边待了一夜吧,但他刚想完门口的纪福就给了他答案。

    “回皇上,摄政王昨夜一直在您房间里,今晨天还未亮就起身去上朝了。”

    纪福昨夜看到了那一幕难免想歪了,他以为皇上一早睡醒没看到摄政王,心中有些难受,也是很好心的替摄政王解释了一下。

    姜棠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纪福,张了张嘴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想到昨晚上魏楚衍还当真在他床边守了一晚上,姜棠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昨夜不知道自己打呼噜说梦话了没有,实在是有些影响形象。

    看姜棠不说话,纪福以为他还是为了一睁开眼没有看到摄政王而不开心,所以赶忙又接着道。

    “皇上,今日朝中事物有些繁多,摄政王下朝之后就去了御书房一直还没有出来呢,听说也是未曾用膳。”

    姜棠脑子里还在想着昨晚的事情,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只是过了一会才用小声的道。

    “算了,不管了,先去叫午膳吧,我有一些饿了。”

    姜棠昨夜出去的早就吃了一些炒栗子,回来之后也没吃饭,一觉睡到临近中午,自然是饿了。

    纪福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姜棠也抱着被子扯过自己的衣服往身上穿。

    他只有一只手能动,另一只手还挂在脖子上,所以动作还有些不方便只能勉强到把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但也只能套一只胳膊,胸前的带子系不上,只能勉强拉着,等着一会纪福回来给他系。

    没多久门口传来脚步声,姜棠站起身来,刚走过去就看到脸色有些漠然的魏楚衍从门外跨进来。

    看到姜棠醒着还站在房间里,魏楚衍似乎是有些意外,他愣了一下,才躬身对着姜棠行李。

    “皇上醒了。”

    姜棠现在一身衣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刚刚睡醒,头发乱糟糟的像鸡窝一样,脸上带着几分尴尬的笑,往后悄悄退了一步。

    魏楚衍抬头看向姜棠,自然也看到了他身上的衣服,主动走上前替他穿上,然后又拿过一件披风给他系到脖子上。

    “皇上还是多休养一些时日才好。”

    魏楚衍的心中有几分自责,姜棠身上其他的伤都是小伤,但昨晚他打的那一下子是用了不少力气的。

    所以姜棠的手臂怕是要几天不能动,而且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拿不了重物了。

    姜棠点了点头,面对着魏楚衍又有些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他猛然想起来刚刚纪福说的魏楚衍下朝之后之后就一直在御书房里,还没有吃过午饭。

    姜棠干笑了几声,然后抬起下巴,指了指桌边。

    “我刚醒有些饿了,让纪福去传午膳了,摄政王也坐下一同吃一些?”

    魏楚衍一时没有回答姜棠的问题,而是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份折子双手呈到姜棠面前。

    “皇上,臣是来送折子的,还请皇上准奏。”

    魏楚衍低着头,双手捧到姜棠的面前,一副刻板又正经的模样,姜棠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见过魏楚衍的许多表情,甚至见过许多次魏楚衍行礼,但还是第一次见到魏楚衍用这么正式的方式。

    姜棠没有去接他手上的奏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