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总是被人阴谋论

    姜棠用力的摇头,他有口难言,伸了手想要给魏楚衍看看,但那种地方他又不敢碰。

    “呜,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姜棠红着眼眶,都急哭了。

    魏楚衍要是真的不行了,他离去喂狗也不远了。

    一想到自己要被分成几半,然后被野狗啃噬,姜棠的身子都发抖,他不想要那样。

    看到姜棠哭的可怜兮兮的小模样,魏楚衍愣了愣。

    他又想要耍什么花样?还是计划被自己猜中所以难受了?

    魏楚衍也只是思考了一瞬,很快那里传来的疼痛,又让他不得不收回思绪,两只手捂着。

    “魏楚衍,我不找太医了,我给你拿药好不好。”姜棠看着他确实是痛苦至极,又怕又愧疚。

    他现在撞的脑袋都疼,别说那个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了。

    魏楚衍不知道听到了没有,没有回答他。

    姜棠擦了擦眼泪,又爬起来,这次成功的爬上去,然后快速的向着自己寝宫而去。

    在他传输过来不多的记忆里,他的寝宫里面是有一些常备药的。

    魏楚衍看着他跑走,心下凉了一下。

    姜棠现在应该是出去叫人了,用不了多久,他欲对刚成年的小皇帝用强,然后被伤了的事情就会流传出去......

    但没过多久,门外又传来脚步声,在魏楚衍有一些意外的目光中,姜棠抱着怀里的小药箱又快步跑回来。

    他跳到浴池里面,然后一股脑把里面的药瓶全都倒出来。

    “魏楚衍,我不认识药,你快看看你能用哪些。”姜棠找到之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不会医术啊,药太多,他不知道用哪些,就全拿来了。

    “你......去拿药?”魏楚衍有一些意外。

    他知道姜棠一直想把他手上的权力拿回去,今天就是个绝佳的机会,现在姜棠竟然真的是去给自己拿药了。

    “嗯,我找到药了,但是不知道用哪个。”姜棠把药瓶又往魏楚衍面前推了推,“你快看看。”

    魏楚衍摇了摇头,痛意散去了一些,他试着把手放开,捂着的姿势有伤体面。

    “不用药,你扶我回去。”

    因为姜棠那一脑袋,药效没过,他也立不起来了,所以不用继续在这里泡了。

    姜棠愣了愣,但还是用力的点头,又费力的拉起魏楚衍,慢慢的带着他往寝室挪。

    两个人用了不少时间才有些费力的挪回他的寝殿之中,姜棠急呼呼的收拾了床,先让魏楚衍躺下。

    折腾了半夜,外面的天色都要亮了。

    姜棠不敢靠魏楚衍太近,但他也自责,低垂着小脑袋在离床不远不近的地方站着,小声的说:“对不起。”

    虽然那药不是他下的,魏楚衍因为那件事掐他脖子他还有些许的委屈,但这一脑袋结结实实是他撞的,他应该道歉。

    魏楚衍有一些意外,他比姜棠大了不少,可以说姜棠是他看着长大的,今晚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姜棠道歉。

    那个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甚至是有心机的姜棠,竟然在给他道歉?

    魏楚衍看了他一会,然后把视线移开,冷着声音道。

    “让人去我府邸拿一身衣服过来,天色也不早了,皇上该去上朝了,今日臣怕是就不能同往了。”魏楚衍把该做的都跟他说。

    这些年虽然魏楚衍是摄政王,但他还是每日都早早来宫里,一直等到姜棠起床,才会跟他一起去上朝。

    自从他是摄政王,暂代朝政开始,除了休沐每日如此。

    “我......上朝?”姜棠缩了缩脑袋,小声的道,“今日休息,不上朝可不可以啊?”

    他刚来没多久,什么都不会,路都不会走,怎么上朝啊?

    魏楚衍有些意外的看了姜棠一眼,还是道:“你是皇上,自然是你说了算。”

    姜棠松了一口气,立刻跑出去找人。

    一直到他出了门,魏楚衍的视线还定格在门框上。

    他知道姜棠是一直想要一个人单独去上朝的,今日这么好的机会,他竟然说不上朝了。

    魏楚衍眉头深深的皱起。

    他总感觉姜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还是他又在酝酿着什么更大的计划?

    姜棠跑出去之后,找了一圈,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发现,一直到他从寝宫里出去,终于在门口看到一个身型略胖,一身深蓝色内侍服的太监。

    小跑过去,慢慢靠近,姜棠才认出,那是“自己”身边的大太监纪福。

    姜棠身上的衣服是昨夜他胡乱穿的,又在浴池里面泡过这会还没有干,头发也是又乱又湿,脖颈上也有痕迹。

    纪福看着他这一副像是被欺负了的模样一惊,赶忙迎上来。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啊?怎么成了这幅样子了,是不是摄政王对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