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阿巴阿巴……”

林浪一时间无语凝噎。?WWW.LOVEYUEDU.COM?

他看着远去的村民,怀疑这家伙是来砸场子的,早不到晚不到,偏偏在这节骨眼上,亲自到白云观告诉他,他那不近女色的师父逛青楼了。

话说回来,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位老在自己耳边念叨——年轻人在修行路上要学会吃苦,抵御外界诱惑的师父,原来是那么的不正经。

师父曾经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的含金量,正在慢慢降低。

而师父的高人形象,也在林浪的心里渐渐崩塌。

【库库库,终于出糗了,让这讨人厌的家伙,先前还笑话我们,呼呼~】

身体里另一个魂魄,高高嘟起嘴巴。

明月见林浪怔在原地,和汐月的想法一样,不免觉得好笑又好玩,双手环胸,学着林浪的语气,说道:“道友,你的头还割不割了?别浪费我们时间,如果你不信,我们大可以一起翻过石头山,过去验证一番。”

【明月,你干得漂亮……哎呦,笑得我肚子疼。】

汐月快乐的在识海里打滚。

刚刚林浪就这样和明月说过,如今明月将林浪的话,原封不动的还回去,一旁面无表情的水舞闻言,也不免嘴角翘起笑了一声。

这是她进入镇妖司以来,第一次绽放笑容,虽然笑容转瞬即逝,又恢复了以前的面无表情,却也在那瞬间美丽得像朵盛开的莲花。

可惜,林浪此刻无心关注。

他还没从师父竟是个不着调的老头这个事实中回过神来。

他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我也很意外,明月道友,你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吗?你能听见我的心正在滴血吗?”

“哼哼哼……”

明月点了点头,道:“也不好让道友太过尴尬,那你的头就暂且记在你脖子上了,日后再还,今晚我们先在此休息,明日早点起来赶路,道友记得明天起早一点,别被你师父看见了,免得他以后没脸见你,咯咯……”

本来清冷的明月,也被识海里的汐月感染了。

“……”

有这样善解人意的道友,林浪很欣慰,欣慰得眼泪差点掉出来。

即使对方学起自己白天笑她的样子笑自己,他也不计较什么,反正这仇,日后双倍奉还。

深夜,在请明月和水舞,到后院的厢房里休息后,自己则回到原来的卧房。

吹灭蜡烛,确认门窗都关好了,便盘腿坐在床上。

两天的时间,摸到了很多灵力,也不知道进境了没有。

摸会的两种异术,他也没好好验证一下。

虽然异术对施术者会有反噬,但林浪还是想小心地试一试。

“试试就试试。”

“明天要去富阳,那里是前线,不知潜藏着多少危险,虽然不需要参加战斗,更有明月和水舞这两个修为高深之人的保护,躲在她们后面,有九成八的把握不受伤,可九成八,也不是百分百不出事。”

“我摸尸,能百分百确定尸体的真假。”

“如果真有妖怪伪装成镇妖司公人的尸首,在我摸尸的时候,突然暴走,那恐怕届时连明月和水舞都来不及救我了。”

“说起来,到这一年了,还没见过正经的妖精,还是小心为妙。”

“熟悉两个异术,也好以不变应万变。”

林浪一边想着,一边按照师父教的那套凝气功法所要求的呼吸动作,五心向天,修炼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浪发现平时只能坚持一百二十、一百三十